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订阅

散 文

企鹅归巢记
企鹅归巢记林湄菲力浦岛是澳大利亚一个以野生动物,特别以鸟类、海豹和企鹅闻名于世的观光小岛,一处天然动物保护区。这里珍禽、异兽和怪石相映成趣。茂密的桉树丛中,树熊(也称“考拉”)嬉戏其间,妙趣横生。夜幕 ...
2016-1-3 00:06
四月雪飞秘汤
四月雪飞秘汤林祁其实,樱花的花期并不短,你说。那么,让我们追樱花去。四月中旬的鬼怒川,樱花政正沸洋洋将笑声沿江洒去。也许越是“鬼”怒之处,花笑得越美吧。但是任我怎么也想象不到的是,溯江而去,樱花深处是 ...
2015-2-5 23:38
泡日本
泡日本林祁日本岛是从海里捞出来的,日本文化是温泉泡出来的。欲知日本,唯有泡之。——题记若想了解日本文化,自然是“百闻不如一见”,但笔者以为,一见远不如一泡。泡日本乃一大享受。泡,不是到歌舞伎町泡妓女, ...
2015-2-5 23:37
梵高足迹寻思
梵高足迹寻思 林湄到达亚耳的时候,天下起毛毛雨。亚耳是法国南部隆河下游近地中海的小镇,人口约五万,然而,到此游客络绎不断,市内的大小旅馆几乎天天满座。好不容易,我们住进了喷水池广场附近的一家小旅馆。服 ...
2015-2-5 23:22
走回心中的橄榄树
走回心中的橄榄树文榕(香港)我一直记得走在希腊圣淘维尼岛ElnnGreco酒店外的小路上。左侧的海水是深蓝的,与天空的颜色一样。那一天的玛雅图腾是“白镜”,我心中的镜子反映出爱琴海的蓝。邮轮往返着,异色的土壤和 ...
2014-3-26 23:45
生命高于一切
生命高于一切!宋新郁曾几何时,偶尔路过南礼士路附近的某“军事禁区”,小腰笔直的站岗小兵边上竖一块牌子:“纪律高于生命”。百思不得其解这种逻辑关系:生命都不在了,哪里来的纪律!许久之后,再偶尔路过,站岗 ...
2014-3-23 00:00
地域偏见与歧视
地域偏见与歧视年轻的时候,我是个有着诸多偏见的人,对于年龄比自己大的,对于年龄比自己小的,对于与自己观点观念不一致的,对于其他学科专业的,对于其他地域的……后来年纪越来越大,去的地方越来越广,认识的人 ...
2014-3-11 02:06
北京人 上海人
北京人上海人宋新郁古人云:行万里路,破万卷书。吾云亦云:破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我最应该行万里路的时代,旅游还不叫旅游,叫流窜。统治阶级希望每一个人都该干嘛干嘛:当车工就一辈子在同一个地方用同一个车床 ...
2014-3-11 01:45
歌德的世界眼光 ——叶廷芳研究员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讲演
歌德的世界眼光——叶廷芳研究员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讲演核心观点:在世界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而突然变成“地球村”的今天,人类一下子看到自己共同的命运:要么立即起来共同拯救自己,要么一起毁灭。因而呼唤人类良知 ...
2014-2-11 16:41
银色圣诞
银色圣诞施文英(法国)每个人都喜欢圣诞卡上的银色世界。没想到,今年真的盼来了名副其实的银色圣诞。飘雪的圣诞节,多有气氛!还未入冬,从秋末开始,巴黎就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圣诞节果真是银妆素裹,ㄧ片白色 ...
2014-1-24 15:49
罗丹的手语
罗丹的手语 余泽民 巴黎真是名副其实的博物馆之都,仅从饭店大堂的宣传品架上心不在焉地搜罗一下,就能罗列出上百家,如果算上城内数不胜数的小型艺术馆和名人故居,数字肯定相当可观。不过,巴黎的博物馆中,最贴 ...
2013-12-5 12:45
每个人都是少数者
每个人都是少数者 余泽民 夏夜。布达佩斯。我去多瑙影城看最新上映的《海盗》。正片播映前,银幕上照例是一堆稀奇古怪、眼花缭乱的消费品广告,其中夹杂了一部不过一分钟的“公益广告”捕摄住我,对我的冲击甚至 ...
2013-12-5 12:43
走进牛津大学——百年后的追念
走进牛津大学——百年后的追念
走进牛津大学——百年后的追念陈美兰到牛津大学去!这是我们这次英国之行的一个很热切的愿望,因为这是我父亲当年留学的地方。我小时候,就常听说父亲曾到牛津大学留学,不过那时却没有什么特殊感觉,小孩子嘛,只知 ...
2013-10-2 20:53
孤独很残酷
孤独很残酷余泽民新年前,我去塞格德看朋友,彼什迪家是我必到的一站。塞格德靠近南斯拉夫边境,虽然人口不到十八万,但在匈牙利已算名列第四的“大城”了。九十年代我在那里住了五年。最磨难的日子在那里,最幸运的 ...
2013-9-26 20:00
赏月 ――章丘清照园中秋夜有感
赏月――章丘清照园中秋夜有感林湄难忘今秋齐鲁之旅,这是一个梦呢,在坦旦的山水间穿荡时,不仅唤起我往日旅游赏景的回忆,还因眼前的物象思路涌涌,嗨,齐鲁!集“山”“水”“人”为秀之地啊:圣人孔子、威威泰山 ...
2013-9-19 21:57
12345下一页

相关分类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