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订阅

小 说

双重时间 ――21世纪交接的刹那
双重时间 ――21世纪交接的刹那 林湄时针照常地运转,人心则很激动。宇宙虽然没有脑袋,则有五官与表情;空气没有躯体,则在经历母性子宫洪厚神秘的阵痛。这是一位特殊的新生儿 ...
分类:    2015-10-19 08:37
鱼和船的对望
鱼和船的对望 不惜歌者苦 但伤知音稀 ——引自无名氏《西北有高楼》 1雨一直下。狂下。水幕纷飞,苍茫茫一片白。春雷像山洞里点燃的炸药,轰鸣四 ...
分类:    2015-9-10 23:59
怀 念 父 亲
怀 念 父 亲灾难的到来常常让人提防不了。比如,197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那对于父亲和母亲来讲,是件很不愉快的事。听说那时侯母亲除了善良,还漂亮。父亲迷上了母亲。母亲也喜欢父亲。但父亲和母亲之间有点距离。父 ...
分类:    2015-9-6 22:57
她就是她
她就是她短篇小说千名,很怪的名字,还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得此“千名”纯属偶然,她偷渡爬山到泰国,就被泰国警察抓了,人家要她填表,会说中文的警察要她在一张文件上“签名”,她灵机一动就在警察手指指的位置上 ...
分类:    2015-4-30 14:56
菊花湖
菊花湖施文英著真诚看待生命的每一刻(自序)这部小说,源自一封信,一封我从中文翻译成法文的信。一位多年没有联络的朋友,有一天,突然打电话给我。他是巴黎的服装设计师,在巴黎华侨文教中心举办过几次成功的服装表 ...
分类:    2015-2-6 00:05
匈牙利舞曲
匈牙利舞曲余泽民一韩钧躺在床上本来就没有睡实,楼下车库自动门嘎啦嘎啦的响动,很容易地把他吵醒了。男人用力伸了个懒腰,身子随后象一根突然绷断的弹簧骤然猛缩,蜷成一团。韩钧闭着眼睛继续迷糊了几秒,然后很不 ...
分类:    2015-2-4 18:21
桃源[3]
五 那时候,李亚宾最害怕想那一件事,偏偏又会不断地去想那一件事。他那会儿整个人后背凉凉的,感觉有点麻木。他好像被惊吓得连哭也不会了。从那儿射出的东西,他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他眼睛又火星乱冒,他头脑如 ...
分类:    2014-4-20 12:01
桃源[21]
三十九 李亚宾突然离开了桃源镇,他去外面过了三个多月时间,回来时,穿了件污糟的白麻布衬衣,穿在身上显得有点大,肩膀附近线缝已经破裂。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离开?又去过些什么地方?做过些什么事?只见他回来后 ...
分类:    2014-3-14 12:54
桃源[20]
三十七 李亚宾确实想过,他要不要丢下姐姐独自跑掉……他以为姐姐如今太疑神疑鬼了。自己想一生一世与姐姐好,他跳着脚告诉姐姐,他没有想过离开她。但姐姐的目光总有怀疑。她很无理取闹呀…… 他端了药汤给姐说: ...
分类:    2014-3-14 12:53
桃源[18]
三十三 秦小月被押往省城后即下落不明。李亚宾多次想去省城看望秦小月,几个月后也还是一句空话。菜市街那有人透露,全国又快统一刮“台风”了,到那时,不仅旅馆有戴红袖套的人来查,便普通人家来亲戚,也被抓去先 ...
分类:    2014-3-14 12:52
桃源[19]
三十五 在一些日子里,桃源镇的人在暗地里说,李亚宾的哥哥李亚济,他干革命缺乏明确的革命策略,他的革命心灵非常脆弱,他对革命形势还不够敏锐,也不够宏达,他无法与人坦诚沟通,其结果逻辑不一致,言行矛盾,左 ...
分类:    2014-3-14 12:52
桃源[17]
三十一 中午的太阳光,被巨大的白云团遮盖了。人坐在大樟树下,有那湖里水风来吹,人也十分的清爽。大表舅爷这天大概精神好,看东西也看清楚许多,这天他也不想那不愉快的事,只与余田中医生架了块木板下象棋,陶老 ...
分类:    2014-3-14 12:51
桃源[16]
二十九 李亚宾决定把挨打的事给彻底忘掉,只是他秦小月姐姐说,李亚宾,你怎么了?你又忘了人家怎么对付过你呢?他说,姐,这都不是什么阶级仇恨,咱又挺怕麻烦的一个人,能忘掉的就想忘掉哩。或者说,姐,你说说, ...
分类:    2014-3-14 12:49
桃源[15]
二十七 桃源镇人在过清明节前的寒食节,向来讲究不起火,大家都吃冷食,但如今破除迷信后,桃源镇里大多数人不吃冷食了。李亚宾知道余田中医生还吃冷食。另外,周流乖表叔舅也还谨守规矩。周流乖表叔舅说,他制茶人 ...
分类:    2014-3-14 12:48
桃源[14]
二十五 李亚宾莫名其妙地进了学习班,又莫名其妙地过了两个多月。他刚进学习班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怀疑自己成了落入笼子里的老鼠,他慌乱里奔忙,痛苦又无奈儿。 他整天里见那几个造反派,微仰着鼻子,硬挺了脖子, ...
分类:    2014-3-14 12:48

相关分类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