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散 文 诗 查看内容

啊,庐山!

2013-2-24 21: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24| 评论: 0|原作者: (荷兰)林湄|来自: 林  湄

摘要: 啊,庐山! (荷兰)林湄 山魂 你从远古走来,有体有灵又有魂。 绿衣青裙、笑容嫣然,肩披云彩,脚踏江湖。 哦,我来了,听泉水说真,望青草示善,闻花朵香美。湖畔、树下,恋人情侣,或拥抱倾诉爱恋,或牵手幢景 ...

啊,庐山!

(荷兰)林湄

山魂

你从远古走来,有体有灵又有魂。

绿衣青裙、笑容嫣然,肩披云彩,脚踏江湖。

哦,我来了,听泉水说真,望青草示善,闻花朵香美。湖畔、树下,恋人情侣,或拥抱倾诉爱恋,或牵手幢景未来,或为离情别绪在流泪,看那幽静的大道上,有人一面散步一面指点江山,有人在湖畔赏景或站立石壁前阅读-----无论他们是欢笑、沉思还是愁烦,你均耐心倾听和慰抚一切都会过去,唯有和谐才是宇宙的原本。

你不善言辞,姿态超逸,老树见证岁月的真实,岩石展示它的坚毅和气度,春花秋月颂赞泥土的博大胸襟。是啊,你承载一切,无论灿美花卉或枯枝败叶;你独峙却不比不争,是多元生命的聚会所。

我看啊找啊,在你的脚印寻找理想和抱负,在你雄奇险峻的神情里感受刚毅和柔爱,更于台阶石梯的皱襞、岩壁上的色字以及古老的琼宫中,思念宽容忠恕的意义。

你潇洒沉默,远离名利场则名扬天下;你藐视虚哗,则成了圣贤的乐园;你坦荡不争,与江河湖相融相存;你纯朴简单,是享受和谐甘美的摇篮。

啊,庐山,我明白了。

你是物质的又是精神的,好一个和谐俊美的化身。

你是历史的又是文化的,让人思索峥骨妩媚、德性高雅、浪漫深沉的秘诀。

你是世人的又是宇宙的,所以山不老、水不污、花鸟永在、草树常青。

因为你,我更加膜拜真的价值,美的灿烂,善的永恒!

水韵

你的名字叫做韵,有素质有品味。

无论身处何境,总是俯瞰、向低处流淌,赋生命之需,滋万物之润,遇顽石谦让,见柔体扶搀。

你看似柔弱,则划不破,折不断;即使宽广,也甘于寂寞,不声不响。

无论在险峻雄奇的山脉,还是青绿明媚的峡地,或漠漠荒野的边缘,我总是看到你的身影,或云雾或露珠或白雪,或雨或雹或霜,不论丰满盈腴还是纤细苗条,你的神情啊,永远是那么的秀丽清逸、灵巧万千,或平静飞泻,或潺潺涓涓,或形态如帘,或如歌如泣-----

你使我怦然心动:

我仰望,看到你与白云的缠绵;我俯首,倾慕你和鱼群的爱恋;

我倾听,欣赏你为树林清唱的声音;我抚摸,品尝泠泠而至的凉意。

你令我神情飞逸:

在你的绿意里流连忘返,在你的荡漾中诗意涌涌;

要是你处于平静如镜的形态,我便对着倒影学习反思。

你使我灵魂苏醒:

在你潋滟里看到无数的梦境,在追逐的浪花中回想往事;

若于湖心亭、河畔石砾、或江旁的灯塔下,便追寻记忆中的人与事。

呀,每一个梦都是岁月的影子,每一庄往事均是老人的遗产,每一次记忆均是少年人的功课------

够了,够了!

原来你的素质就是自由而自律,你的品行就是不求回报的奉献。

难怪??你色清无染、情深意浓,一如恋人的泪水,叫人难忘和缅怀。

人情

我为山魂水韵而来,走啊看啊想啊,寻思山林古庙的千古人文,感受“天人合一”的境界。

也许是因为我的昂首,才于如歌的途中因乱步而伤脚。

虽然无法体验“天池山”舒天香的痴云醉态,却领会了“桃花源”人们的纯朴和良善。

无论是中国作协和庐山管理局的领导、员工,还是医生、摄影师或农人百姓,分明未曾相识,却因其和蔼仁慈而难忘。

于是??

我在一张张苍凉而布满皱纹的脸上,看到仕途坎坷人格坦荡、风雨淋袭精神巍然的神情;

在一群群经山泉沐浴后的少男少女笑意里,品味单纯真诚的可贵;

又与众多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们往来中,体验被关爱、被照顾的温暖和幸喜。

一切人性的叩问和疑惑,在此消失,在此遗忘。

但很快地,经过一座座殿堂、别墅、教堂的精神熏陶,竟然茅塞顿开,哦,别轻视??信仰的力量。

原来,

教养就是宝贵的资产,外在源于内在,言行举止才是文明程度的标志。

难怪我在彩霞里看到山人的朝气,在夕阳中感受纯朴的安详。

原来,

慈悲是一种境界,营造这种品性需要节制、和睦和胸襟。

为此,我将继续在山的脉络里重温人文历史,在水的景观里思索“圣山”的奥秘。

离别的时候,款款细语,眷眷恋意,殷勤的招手,回望的祝福,都不及那挺立在我胸中字眼的分量??它叫“素质”。

有了它,才有名山人的热忱和平和、真诚和善良。

有了它,我愿献予“实至名归”的花圈,挂在庐山的颈脖上。

2010年14日于欧洲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