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小 说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大赦与斗牛》

2013-3-6 10:16| 发布者: 宋新郁| 查看: 1029| 评论: 0|原作者: 宋新郁

摘要: 小说 大赦 斗牛 朋友 西国 旅游 美女 妓女 海滨 律师 使馆 合法化 劳工 小姐 皮条客 护照 中国人 警察 进行曲 弗拉明哥 世界纪录
大赦与斗牛
从前读古典文学,常见到新皇继位,大赦天下的情景,心想大赦无非是敞开天下监牢的大门,让各式囚徒回家了事。假若我生在王朝且要犯罪的话,??据说人人都有潜在的和非潜在的犯罪倾向,定当选在老皇年迈体弱的当口,一旦失手,也好等新皇加冕,一赦了之。说不定皇恩浩荡,发个遣散费什么的也不一定。
后来看西洋文学,每每有好汉的脖子套入绞索的紧要关头,大赦令传到刑场,使得侩子手大失所望,围观的人不欢而散。想来大赦也是件己欲得之而一旦得之又似乎心有不甘的事。
“宜将胜勇追穷寇”之后,大赦就几乎与国人无缘了。充其量对国民党们来个特赦,那也只是对高官厚禄者而言,平民百姓是无福沐浴皇恩的。万没想到,若干年后,在文明了的西方,我竟会被漫不经心地卷入一场大赦的漩涡。
事情得从一个电话说起:
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一年十二月初的一天,有朋友打电话来,不亦乐乎:“听说西国在大赦,你知道吗?”
“知道呀,半年前就听说了。”我一向是个“天上事全知,地上事知道一半”的人。
“唉呀,那你怎么还在这儿呀!”他在电话的另一端着急,“为什么不去赦一下呢!”
是呀,为什么不呢!正好晚上有朋友上门,大家聊起此事,竟达成如此这般的共识:西国是旅游胜地,阳光、美女、沙滩、海鲜四绝,去玩一趟也很惬意,说不定再顺便赦一下,或随便拥有四绝中任何两绝,也没什么不好呀。于是连忙打电话给西国的朋友,原来十二月九日就要截止了,我们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当然由我负责寻找一条能够无需签证而顺利进入西国的途径,现在是来不及签证,也签不到证,即使能签到也不能签证,以免在护照上留下蛛丝马迹。
第三天天不亮,我们一行四人就匆匆上路了,第四天顺利到达西国的海滨城市巴市,一路上嘻嘻哈哈,全无大赦的庄重感。在巴市中心一家大旅馆安顿下来后的第一件事是找吃的,然后向无数个行人和出租车司机打听夜晚的好去处。原来四人既不会西语,出发前又没作任何文字上的准备。虽然最早倡议的T带了一部电子“翻译通”,可以讲六种语言,西语也赫然在内,无奈里面全是些“我要去飞机场”之类的废话,有用的一句没有。
在巴市的大街大游荡了许久,也没发现任何大赦的气氛。大伙开玩笑说:原以为大赦就是街上搭满“赊粥棚”似的“大赦棚”,每来一人报上姓名、国籍,照相、发护照、上班工作,流水作业,从此进入一个有人管有人疼的境界呢。
在中欧生活久了,总嫌城市建筑格局太过大家子气,天气也太阴沉乏味;到得南方,顿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第二天早上起来,一时间也忘了大赦这一档事儿。大家异口同声说:“嗨,咱们去看斗牛!”
一路哼着斗牛士的曲子下得山来,尚未找到斗牛场,就先看到了一家中餐馆。得,吃饱喝足不想家!
古人总是很英明的。古语有云“物以类聚”就是很英明中的一种。瞧我这茬儿朋友,个个油嘴滑舌,人人海阔天空。一阵胡侃之后,跑堂的大姐(当然是中国姑娘)一捂嘴乐了:“你们是出门做生意的吧!”
我们却语不惊人誓不休:“我们是来找赦的!”
一句话点到了病根上,不由得不谦谦虚虚地向人家请教,谁让咱对大赦这种事经验不足呢。(加上我们个个自觉颇为不俗),大姐也乐于耐心指点迷津:
凡是九一年五月十四日之前进入西国领土的外国人均在被赦之列,问题只在如何证明你入境的时间:有西国人担保证明,护照上有海关入境章,还有住房合同等等。一言以蔽之,只要任何书面文字中有你的名字和护照号,且日期是五月十四日前的,你就可以放心地沐浴皇恩了,甚至赌场的门票都管用,因为赌场会在电脑中留下你的姓名、护照号和进赌场的日期。
L友马上跳起来说:走,去赌场!又立刻想到五月十四日已过去了七个月。
还是跑堂大姐脚踏实地,一语道破天机:“你们只有一条路好走,就是去中国领事馆换一本新护照,只要交美元,领馆可以把发照日期写成五月十四日之前。”
瞧,爹亲娘亲,关键时刻,还得咱们领馆。
立刻会帐,立刻要下领馆的地址,立刻拉起正要开口问“写成五月十四日前又怎样”的L友,迳奔出门。跑堂大姐又特意追出来:“哎,今天可是星期六!试试运气吧,说不定是大赦期间,领馆也加班加点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是古人的英明:“您就瞧好吧!等我们赦完了,再回来帮你赦!”我们都是革命的乐观主义者。
中国驻巴市领事馆的铁门是紧闭着的,本来嘛,大赦是西国的内政,不大好干涉的。
“住下来等星期一吧,正好有时间看斗牛。”干嘛又提斗牛,好像斗牛跟大赦有什么关系似的。
“按原计划去马市,都跟人约了。再说,那儿还有大使馆呢!”
“就是不知道大使馆可不可以出这样的证明?”T友有时是个彻头彻尾的怀疑论者。
“嗨!党的原则放之四海而皆准!使馆领馆当然是齐心协力的!”
对!咱直奔汽车站吧。
买好开往马市的夜班车票,将行李存放在车站后,我们又精力充沛地回到市中心。卡拉OK火锅店,让海鲜、啤酒和歌声为我们壮壮行色!
第二天一早准时到达西国首都马市,和从南部赶来的朋友J大姐接上了头,交换了情报,结果也是只有一个:星期一上午去大使馆碰一碰运气。
旅店。西国风味炒饭“拔牙儿”。各雅博物馆。共和广场。星期天很快地溜走了。
入夜,我们在红灯区漫步,瞧着路边一个个幽灵般的野莺和夜游神,脑子渐渐开了窍:
这大赦实在枉称为大赦,其实不过是非法外国劳工合法化而已,国家增加税收的一种手段罢了。既然他非法地打黑工赚钱,为什么不让他合法地交税呢。想来这外国的国王,还不如咱中国的皇帝大方,连大赦都有条件!这样一想,大家心里就有些生气:
“来前有人就说西国乱得很,出门要大心,怎么咱们转了半天也没见乱呢?”
“没见咱哥儿四个比西国最乱的还乱吗?他们怕了咱,自然不敢乱啦!”
“要乱咱就彻底乱!不是大赦还需要有雇主和??”
“不是大赦,是劳工合法化!”没等H友说完,T友就纠正了他。
“??不是劳工合法化还需要有雇主的身份证吗?”H不厌其烦。他有时候耐性奇佳,“咱们何不在这些人身上打点主意呢!”
“怎么?你想以皮条客的身份合法化吗?”我大乐。
“为什么不呢?”他慢条斯理,“我选一个长得丑的、生意不好的,出三倍的价格借她的身份证去地铁站复印一张,明天就能派上用场!”
他说得那么自信,我们不禁有些心动:试一试又何妨!
穿过一条大巷,H终于选定了一个他认为够丑的,径自走去问了价钱,谈起了生意。那女人却摇摇头走开了,一脸的不理解。
H并不灰心,他建议我们分头行动,因为“总不成四个男人给一个女人拉皮条呀?”他振振有词。
&nb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