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散 文 诗 查看内容

2013-4-13 23: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22| 评论: 0|原作者: 钟子美

摘要: 夢文/钟子美許多許多的夢曾經佔據我春的長夜,後來都一一如流雲散去,唯有這一個夢遺下詭譎而悠久的軌跡,像永不消散的星塵。 1 夢開始得非常壯麗。無法形容。 接著有長時間的斑斕的色彩,閃爍各種令人信服的光環 ...

/钟子美

【香港】

许多许多的梦曾经占据我春的长夜,后来都一一如流云散去,唯有这一个梦遗下诡谲而悠久的轨迹,像永不消散的星尘。

梦开始得非常壮丽。不能形容。

接著有长时间的斑斓的色彩,闪烁各种令人信服的光环。

后来变了。一切都不大确定。

好像是阴暗的早晨,也好像是亮丽的黄昏。

好像是踏青的郊原,也好像是三秋已尽的乌桕老林。

季节、时分难以断定,就像难以断定我自个儿的心情。青春涌动,却处处都是自筑的高墙;豪情万千,却都止於杯沿、盏底。

我惊异地发现,周遭忽然生出许多的我来,都是一个模式,一样的眉眼,一样的笑貌,却都躲在雾中看不真切。雾也是每一个我自己放出来的。

盛开白花的山楂树栖息著欢快的俄罗斯民歌。树下,四个口袋的中山装灰蓝地仰望著,游走著,想唱而唱不起来。

中山装的口袋里塞满春寒,还有许多死去的布谷鸟。

「我宁可听野草自燃的声响呢,那才是白居易的,鲁迅的,中国的……」

梦竟然学会了反驳自己。

梦摧毁了梦。

我听到自己雷打的心跳。

但我不愿意醒来。

空空洞洞巨大的神殿里,我发现独个儿匍匐在半径三十丈的光环之外。光环中央立著一柱神的灯焰,燃烧著不可挑战的权威。

庄严的声音宣告:三十丈外,一切生灵,人,阿修罗,鬼魅,虫豸,都不可潜入光环,不可探测神的秘密。

忽然间,我发现身前身后,殿里殿外,数以亿计的影子,人,阿修罗,鬼魅,虫豸,都拥挤著匍匐过来。他们(包括我)都瞪起贪婪的眼睛,注视著三十丈内的光明。可是谁也不敢挪前半步。

又听说只要学会一种手势,人死的时候,就永远留在极乐世界。

我一直匍匐著,心中惦念著那个秘密。

一场血雨,毁灭了春夏秋三季。

我躲在白兰树下。远处巨大的血河缓慢地推动著浮尸,卸向血海。

我喃喃背诵起熟悉的末日描述:一千座城池毁於硫磺的火焰,河中流淌著有毒的水银,人和牲畜一碰就死……却念得颠三倒四,舌头喇叭花一般卷了起来。

血凝结的地方,开始飘雪。

然而我们都存活下来,成了无心的空壳人。

梦继续在黑暗中恐怖中前行。

朦胧中有先知模样的白袍子轻声说:没有什么神的秘密,什么都没有。那只不过是一场大实验,不成功的大实验。

那手势呢?我急忙问道。

先知摇摇头。

那死去无数的人,不是白死了吗?

将来还会有大实验。将来还会有无数的人得死。白袍子说完,消失了。

梦继续在黑暗中恐怖中前行。

后来又意外地发现,我们这些同龄人都做著、痴缠著同样的一个梦,也都为了梦开始时的无比壮丽而无悔著。有时甚至昂起自豪的头颅,格格大笑。

没有人相信是大实验。就是实验也值,有人却说。

这一发现也仍演绎在这诡谲的梦中。

一切都过去了。

什么时候醒来的,我至今茫然不知。也许,也许在冬季。

2008/1/26写於香江崇云阁

20083月发表於香港《诗版图》创刊号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