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随 笔 查看内容

巴金,一颗永不陨落的星辰『散文』文/刘秉文

2013-5-15 21: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34| 评论: 0|原作者: 刘秉文

摘要: 巴金,一颗永不陨落的星辰『散文』文/刘秉文 (法国) 文/刘秉文 (法国) 2005年10月,我应邀回国参加了第八届巴金国际研讨会。不幸巴老却在研讨会之前,以101岁高寿离开了人世。我们参加国际论坛的代表 ...

巴金,一颗永不陨落的星辰

刘秉文

(法国)

200510月,我应邀回国参加了第八届巴金国际研讨会。不幸巴老却在研讨会之前,以101岁高寿离开了人世。我们参加国际论坛的代表出席了他老人家的遗体告别仪式。我走进了灵堂,在他的灵柩前久久驻步。可是长长的队伍不允许我多停留一分钟。我很想听他那催人泪下的散文《愿化泥土》。然而那天只有一道悠扬的乐曲在我的耳边回荡。

我猜想也许是巴老生前最喜欢的的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乐。抬头看灵堂当中悬挂着他仰头欢笑的照片,低首看到他依然像生前一样,身着蓝色的服装,系着醒目的红色领带,带着那副眼镜,可是那天他却静静地躺在无数洁白的百合花和深红的玫瑰花当中。此情此景,令我百感交集,多少往事涌上心头。一想到他再也不可能对我说了,我就泪如雨下......

记得那是1978年我从北京调到了上海。在工作中有幸结识了中国文坛的巨匠巴金。从那以后,他生命的最后二十余年,巴老多次亲切地接见了我,和我进行了许多深刻的谈话,又用他那只颤抖的手亲笔给我写了十几封信。每一封信都用他那颗燃烧的心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给我送来了无限的温暖。每当我翻开他亲笔题名赠送给我的书籍,看到他接见我时拍下的大量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巴老的音容笑貌又历历在目,他的谆谆教导不绝于耳。这一切深刻地改变了我的生活道路。

“巴金与法国”是我博士论文的主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巴金,我就不可能在巴黎大学取得比较文学的博士学位。没有巴金,也就没有我后半生的文学翻译和文学创作。无论他活着,还是他走了,他的灵魂却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早在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他就用自己的文品和人品构造成一颗永不陨落的星辰。他时时刻刻闪闪发光,照亮了千千万万中国人和外国人的生活历程。我就是这千千万万人群中受益最多的人之一。

巴金是二十世纪伟大的见证人之一。在长达六十年的文学生涯中,他和法国结下了不解之缘。1928年,他在法国创作了第一部大说《灭亡》,也就是他的代表作《家》的前身。他从左拉的《鲁贡.玛加尔家族》学会了写系列大说。他的爱情三部曲的写作方法就是从那里学来的。在中国作家中,鲁迅和巴金的作品是翻译成法文最多的。《家》、《春》、《秋》、《憩园》和《寒夜》早已是法国读者熟悉的作品。巴金在二十世纪的三十年代开创了中法比较文学的先河。是他率先在大说中描写了法国人的形象。又是他学习左拉,写出了1949年以前第一部描写中国矿工的同名大说《萌芽》。巴金敬佩卢梭,坚持讲真话。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他已经进入了晚年。他用颤抖的手、燃烧的心坚持不懈,创作出《随想录》。这本讲真话的精品是中国二十世纪的新忏悔,是中国人民的传世之作,代表了二十世纪中国人的良知。

巴金的伟大在于他真诚的谦虚。他敢于在全世界面前,承认自己的不足,国家的失误,以及民族的弱点。在这世界物质大发展,而又充满精神危机的时代,巴金为祖国,为人民,讲真话,求真理的伟大精神有口皆碑,将世代相传。

巴金的作品和人品早已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在全世界产生了巨大的深远的影响。他在法国、意大利、俄罗斯以及美国获得的各种荣誉奖都是当之无愧的。他的英名将和日月同辉。巴金是一颗永不陨落的星辰。

刘秉文于巴黎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