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小 说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二宝妙语录

2013-1-20 22: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29| 评论: 0|原作者: 周青|来自: 周青

摘要: 天真的孩童说出的话最自然、率真、巧夺天工,是任何大作家都无法构想和创造出来的,同时在成人眼里,这些话又是如此有趣、好笑、别出心裁,给成人忙碌、一成不变的生活增添了一份轻松、快乐。先向大家介绍一下:二宝 ...
天真的孩童说出的话最自然、率真、巧夺天工,是任何大作家都无法构想和创造出来的,同时在成人眼里,这些话又是如此有趣、好笑、别出心裁,给成人忙碌、一成不变的生活增添了一份轻松、快乐。

先向大家介绍一下:二宝是一对在荷兰出生、成长的双胞胎,是大宝、大宝的合称。很多时候,他们的一言一语出人意料,让我笑弯了腰,而我也对他们的妙语连珠惊喜无比。这样的时刻往往一晃而过,事后细细回想,有时竟怎么也想不出当时的情景,很是后悔没有及时地记下,以致寻不回一丝痕迹。此文能一挥而就,还要感谢二宝的爸爸即我先生随时随地对二宝的妙语所做的真实记录。

两岁半时,二宝已能说些含糊不清的中文。有一天,我们正在卧室叠衣服,听他们反复说:“衣服放个屁”,我们百思不解。经反复向二人询问,才弄懂他们的话,原来是要我们把他们的大衣服放回他们自己的房间去,即“衣服放隔壁”。二宝既然是说些含糊不清的中文,当然对我们所说的话,也含糊不清地听见、理解。比如听到我们说“钱包”,大宝马上唱他从磁带里学来的儿歌:“不古里,不古里,向前跑。”

三岁时,我们一个朋友的女儿来家里玩,叫先生“叔叔”。二宝郑重其事地纠正:“他不是叔叔,是爸爸。”先生说天上有白云,这时白云很多,偶尔能看到蓝天,大宝补充到:“还有蓝云”。

在荷兰语里老和旧是同一个词,二宝经常讲中文时也会老旧不分。大宝有一次说:“爸爸妈妈,等你们变旧了,也就成opa和oma了,是不是?”

三岁半时,大宝告诉我们发现晾衣服的夹子象H,但按住一头时又会变成A。多么细致的观察力,多么形象的比喻呵。

四岁时,大宝有一次醒来后吃惊地说:“我一睁开眼睛后发现躺在妈妈身边,可是睁开眼睛前是在Okido(他所在的托儿所)里,和弟弟一起在那里玩。”他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他第一次对做梦的反应。

四岁半时,在瑞典一朋友家度假时,朋友的儿子终于发现了新大陆:“我知道怎么区分大宝、大宝了,看他们俩穿的袜子就知道谁是大宝、谁是大宝。”大宝认真地嘲笑他说:“我不看袜子,就知道我是大宝。”电视里放儿童节目,大宝听不懂瑞典语,告诉先生:“他们家的电视机不行,要是把我们家的电视机带来就好了。”

先生总爱不时蹦几句英语,比如ladies gentlemen,大宝觉得不明白:“箭头?你说什么?箭头?”

二宝偶尔也瞄一眼我们正在看的新闻联播。当时前10分钟都与江泽民有关。每到这时,大宝就叫开了:“看过了,这个昨天已经看过了。”有一次电视里的“天天饮食”节目教怎么做江浙名菜,大宝又觉得奇怪:“什么,江泽民菜?江泽民做的菜?”

有一次见到一个熟悉的孕妇阿姨,大宝不会说剖腹产,问我们阿姨要不要刀杀肚皮?

大宝发现奶奶站在妈妈前面没有妈妈高。先生问:“要是站在后边呢?”大宝:“也是妈妈高”。先生又问:“什么时候才是奶奶高呢?”大宝脱口而出:“妈妈蹲下来的时候”。好一个脑筋急转弯的智力问答。

大宝在学校学了一个新词Astronaut(宇航员),先生故意问他那是什么意思呵?大宝认真地想了想,用中文说:“火箭的司机”。

先生买了石榴让二宝吃,二宝疑惑了好一阵:“为什么叫16,而不是17或18呢?”

五岁时,先生问大宝班上哪几个同学可爱,大宝讲了几个名字后,突然说:“还有我自己”。大宝有一次突发奇想:“人要是长好多眼睛,不是看得更清楚了吗?”

大宝历来都比大宝瘦些,所以每当他吃得好时,我们会表扬他,他就说:“现在我吃得比大宝好,长得快,所以我应该叫大宝,大宝应该叫大宝了。”大宝着急地回他:“我会的有些东西你不会,比如说我的脚丫踢得比你高,所以我还是叫大宝。”天真的二宝,以为他们的名称是可以这样互换的吗?

二宝知道我们是大人,他们是大孩,但搞不清大人与人的区别。有一天我说:“大宝,你是中国人。”大宝说:“我又不是人,我是大孩。”

大宝看到CCTV4中介绍中国风景的电视片,觉得里面什么都漂亮,连里边的报纸都漂亮。大宝说:“我知道为什么哥哥觉得里面什么都漂亮,因为他从来没见过那些真的东西。”这番话,是不是很有点哲理性?

二宝在玩枪打鸭子的游戏。大宝说老是打鸭屁股,鸭子就搞不出蛋了。其实他想表达的是鸭子下不出蛋的意思。他俩的动词很有限,什么动作都是一个“搞”字就代替了。我们常常提醒他们,纠正他们,希望他们能准确地使用各个动词。

五岁半时,大宝回来说班上一个同学verliefd(爱上)另一个同学了。我们很惊讶,这才几岁,就爱不爱的,于是好奇地问他verliefd是什么意思呵?他说:“就是邀请参加生日feestje(庆祝会), houden van elkaar(互爱), kussen(接吻),knuffelen(拥抱),trouwen(结婚)。”他说得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大宝看到警察局,不知用中文怎么说。因为他知道银行、长江行、新华行等词,故脱口而出:“快看,那是politie行。”这算不算大宝自创的一个新词,没准儿以后会流行,被广泛使用。

二宝每天晚上八点一刻就要上楼睡觉,这是我们给他们定的规矩。有一次七点钟时先生说该上楼理发了,大宝说理好发还得下楼,先生说不可以,因为到时候已经该睡觉了。大宝说不行,理发的时间不算数。好聪明的大鬼,还挺会算的。

有一次我催二宝:“快点,快点,赶紧走,没工夫了。”大宝睁大双眼:“没功夫?我们本来就没有呵。”他以为我在说武功。

大宝着急时将猴年马月说成“胡言马月”。

六岁时大宝居然问我们:“你们俩结婚前是谁先找谁的?”

大宝说他在电视里看到一种机器,你站在它前面,它能拍下你的骨头,他很想知道那个机器是怎么做的。原来他看到X光机。

有一天先生说今天要炒鱿鱼吃,大宝说:“哦,鱿鱼就是会游泳的鱼。”

先生看到大宝的杯子不见了(实际上已经送到厨房),问他:“杯子呢?”大宝说:“喝完了”。大宝反应很快:“什么,你把杯子都喝了?”

大宝说大宝很神气,大宝听得一头雾水:“生气?我又没生气。”

大宝问:“爸爸帮我们理发,老说不要动,否则头上会有个疤。为什么是8,而不是9?”

二宝同爸爸一起去学校的路上开始跑步,爸爸故意慢慢跑。大宝说爸爸跑不快是因为年纪大了,大宝马上说:“对,他不灵活了。”

先生有一天用了成语灵机一动,二宝听不懂。大宝问:“什么?鸡?还是激动?”爸爸说都不是。大宝说:“我知道了,那一定是一只鸡在一个洞里。”

二宝用Lego做了一个很漂亮的火车及轨道,先生表扬他们做得很好、很棒,大宝自豪地说:“我是一个‘做(作)家’”。

我常借些古装戏的连续剧来看。二宝也会不时瞟一眼。过了一段时间,大宝问我:“妈妈,你还记得那个电影吗?很好笑的,你从笑笑(朋友的女儿)家借来的,里面有个人叫‘青菜’。”我左思右想也想不起看过一个连续剧,里面有人叫青菜。他又提醒我:“那个‘青菜大人’很厉害,谁都得听他的。”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说的是“钦差大臣”。

二宝现在刚满七岁,随着他们一天天长大、成熟,这样的天然妙语、天合之作只怕会越来越少。时常,我看着他们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那么天真可爱;听着他们的一言一语,那么稚嫩认真,心底涌起无限快慰和感叹:若时光能就此停留,若二宝能永远都象现在这样活泼、率真、无忧无虑、无牵无挂,那该多好呵。孩子只成长一回,错过了,您将不再有回放的机会,不要因为现在的繁忙、劳累,忽略环绕您膝下的孩童的嬉笑怒骂,天言妙语。

亲爱的读者,尽情享受您孩子成长的岁月吧,尽情享受他们带给您的欢笑、充实、幸福、天伦之乐吧。

周青,首发《荷兰华人学者工程师协会会刊》2004年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