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小 说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本命年的礼物

2013-5-24 14:04| 发布者: 海外浪子| 查看: 1104| 评论: 0|原作者: 谈民

摘要: 背景:谈民,1972年出生,女,祖籍江苏溧阳
本命年的礼物
一个5.12汶川地震幸存者的经历
背景:谈民,1972年出生,女,祖籍江苏溧阳。2008年3月9日从河南洛阳到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曲山镇参加四川联鸿4800t/d熟料水泥生产线项目建设筹备工作。2009年5月12日在北川县曲山镇信用联社大楼四楼遭遇汶川地震,5月13日下午4点被公司同事朱成洁救出,为整座大楼四名幸存者之一。北川县信用联社大楼在5。12汶川8级特大地震中成为北川县率先倒下的建筑物,近40米高的大楼全部坍塌,信用联社职工集体遇难。
地震过去一年多了,虽然每次都像个祥林嫂似得一遍又一遍的对别人讲述我所经历的事情,但终究没有勇气把这些写出来。我是从地震倒塌的北川县城信用联社大楼的废墟里拖出来的人,当大家看我的眼神就像审视一只大熊猫的时候,呵呵,我的心里也暗自好笑,不知道他们的好感是否来自同情还是好奇还是别的什么,从那天起我的语言中就多了“呵呵,呵呵”,呵呵。?
第一章
时间:2008年5月12日上午11点30分从绵阳开往北川县曲山镇。
5.12日中午,天气异常的闷热,我的心情也奇奇怪怪的压抑,车子不紧不慢的从绵阳市区驶向北川县城,不时看到路上有压死的蛇,此时我的心里空空的,什么都不想。一直无心和驾驶员搭讪,就只默默无声得看着窗外闪过的青山和矮矮的房屋,它们像往常一样的沉静,巍然不动。一切平常的不能再平常。
第二章
时间:2008年5月12日12点30分到达公司办公室。
公司的临时办公地点租在北川新县城北川信用联社大楼的四楼上,这是一座8层大楼,据说是耗资2000多万修建的北川新县城的标志性建筑物。到办公室已经是12点半了,感觉肚子稍稍有点饿,我悄悄的溜到我们职工食堂,吃了大半碗米饭就直接回到办公室里。表哥也在办公室,我们的办公室是个套间,我在他的外间办公。
北川县发改局李局长和招商局廖局长过了一会儿也来了,他们要和表哥谈一些项目的事情,我进房间给他们泡了一杯茶就出来坐在我的办公桌前上网。
2点28分,地震了。瞬间整个楼左右,上下不停的抖动,我倏地站在办公桌旁有点傻。很快地板砖和地面就像打摆子似地上下磕碰,眼睁睁的看着地板砖鼓起来,有的已经飞起来了,桌子、窗户、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妈的,地震了。”表哥大骂一声从房间跑出来往窗外看。
我应该怎么办?是钻桌子底还是躲在卫生间?本能的自救知识马上从大脑里冒出来。容不得我想了,看着表哥飞快的背着包从我身边闪过的时候,跟上他,此时我的双腿根本就不受大脑指挥,跟着他飞快的狂奔。
世界末日来了,我在摇摇欲坠的楼里歪歪斜斜的跑,盯着表哥的肩膀,毫无指望的跟着他跑。这时表哥已经跑到大楼的楼梯口,他突然停住向后看,我们的目光碰撞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眼神在那一刹那定格了。
恐惧、绝望、眷恋和无助。。。。
什么也看不见了,一声巨响,大楼轰然倒塌,我重重的掉进了万丈深渊,整个身躯淹没在钢筋水泥的废墟中。
第三章
时间:2008年5月12日大约下午4点。
不知多久,我在夹缝中苏醒过来。
“妈的,和谐社会我怎么会遇见大地震?”。
我静静的躺在建筑垃圾堆里不想动弹,有点蒙,还有点可笑,太滑稽了,我简直快要笑出声了。
本命年,我这次的代价如此昂贵。
呵呵,今后谁也比不上我,在朋友面前我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了。
坏了,如果我死了怎么办,我的亲人能在这个倒塌的大楼里找到我的尸体吗,那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滋味太残酷了,至少也要让他们看到我呀,
怎么办?
我是侧翻倒下的,只有左臂和左手是自由的,整个脑袋死死的夹在水泥块里,眼前是一片黑暗,右臂和右手向前伸着是钻心的疼痛,腿部从膝盖以下是埋在废墟里。
马拉多纳的左手是上帝之手,我的左手也是我的上帝之手。
我一点一点的用左手先把大石块从头上抽开,这可是是个耐心细致活,慢慢的头可以松动了,还有大的石块我抽不动,我就把石块顺着我的脸推下来,因为头是圆的,我的脸也是圆圆的,大的石块纷纷从我的脸上推下来,我可真是聪明呀,心里还有一点点大大的得意。
头完全出来了,我松了一口气,想撑着右臂抬起来,才发现它已经断了,软绵绵的肉,摸不着骨头,手指也砸的变了形状,冰冰凉凉的。
慢慢的我硬撑着抬起头,我轻松不起来了,哗,一阵心惊肉跳的感觉霎时传遍了全身,温暖的鲜血,就像一条宽宽的瀑布迅速的流了下来,顺着脖子粘稠的热乎乎的流下来了。用手摸着头发,沁慢了鲜血的头发就像占满了水和泥浆的拖把,沉甸甸的,还噗噗的冒着热气。
完了,我要死了,流了这么多的血怎么办呀?我快急哭了。下意识的,我把鞋蹭掉了,把袜子脱下来,才觉得自己有个好习惯,因为我从来不穿丝袜,然后用手卷好,我提醒自己不能让脚气感染伤口,用袜子堵住伤口后,我把头紧紧的压在石头上。
只要不流血了,我就还能多活一会儿。
躺一会吧,静静的休息一下吧。隐约的看到在我十米处有一个半圆的洞口,我看着它心里踏实多了,睡一会,休息休息,不着急出去。
外面昏昏黄黄的,飞沙走石的,好像是黄风怪来了。哭喊声,警笛声,乱作一团。地球要毁灭了,世界末日到了。顾不上了,我要休息,等恢复体力再做打算吧。
第四章
时间:2008年5月12日大约晚上7点。
黑暗中,我长长地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的听见公司的老陶还有平时给我们做饭的嫂子在喊救命救命,我就大声回应“老陶、嫂子你们在哪里呀?。”
“我们在这里,你在哪里?你能动吗?快来帮我搬石头,我的头在里面出不来,喘不上来气了?”,
“大谈,快来救我呀,嫂子平时对你不薄,我们都是女人,也能做个伴,你自己活着不怕吗?你快来救我呀!”嫂子凄凉的喊着。
他们都在叫我,我浑身疼痛难忍,一吸气,感觉身上的肋骨七上八下的,至少有3根骨折了;骨盆也有几处断骨在松动;右臂从肩关节处断掉了;右手2根右手指砸扁了,冰凉的没有知觉;头上血虽然止住了,但是半个脑袋是软乎乎的,不知是否有脑组织有流出来。
我动不了。
“我表哥呢?你们看见他了吗?”我问。
“他在这里呢,你来救我,我把你表哥也背出去,我们现在需要自救,北川城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外面的路也断了,救援部队进不来的。”老陶着急的对我喊。
隐约中我也听见表哥很微弱的声音,他叫着嫂子的名字,缓缓地说话,缓缓地交代表嫂照顾好家,照顾好孩子。我想表哥真是聪明,手机放在身上可以给嫂子打电话。
表哥,我们一定要坚持住活着出去呀。
“大谈,你还在那里不动弹吗?快点来救我呀,我可以把你们都背出去。”
老陶一直不停的召唤我。
我不再想什么了,顺势从躺的大石块上翻了下来。黑暗中,在钢筋瓦砾的废墟上,在砖渣、地板砖的碎块上,我用左胳膊肘使劲拖着整个身体顺着他们的声音爬了过去。
不好,头上又有蚂蚁爬的感觉了,伤口崩开,热乎乎的血又流下了,怎么办呀?我带着哭腔说“我流了很多血呀”,老陶还是很坚定的对我喊,不要怕,流点血算什么,你快过来。
这样不行,我必须要止血。我又脱掉一只袜子如法炮制的止住血,慢慢的艰难的拖到了老陶的身边。
5、6米的距离,一定是沾满了我的血肉。
浑身的骨头都分离了。周围漆黑一片,我根本看不到他在哪里,只能凭借着他的声音来判断他埋得方向。他说他是头朝下趴下的,所有身体都埋在废墟里。我看不见,就只能喘着粗气整个身体趴在一个管子上,在他晃动的废墟上费劲的扒石块。每扒掉一块,他就对我说松快多了,让我继续扒,有大石块也有大石块,一块一块的往外扔,往外推。。。。
彻底没有劲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我不行了,我要死了。
我翻身躺在一堆尖利的瓦砾上,好痛好累。就这样软绵绵的躺着,喘息开始微弱沉重起来,牙齿也在咯咯的响。
我冷,我热,冷热频繁交替的刺激着我的大脑,受不了,我要睡了,真的,我要舒服的睡过去了。
姥姥,你在吗?你不孤独了,我去陪你。极乐世界也许真的是这样来的。。。
亲爱的朋友们,请不要为我难过。最后的时刻,当你们抬头看到高高烟囱里冒出的那一缕青烟,是我在向大家挥手告别。谢谢所有爱我的和我爱的朋友们,谢谢你们能够伴随我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祝大家身体健康,合家欢乐!
儿子,妈妈没有了,你怎么办?真的很对不起!你才8岁,希望你能快乐的成长。你还有一个爱你的爸爸,他会给你找到一个好妈妈,等你长大后也能找到一个疼你爱你的好媳妇,记住妈妈一直在天堂里祝福你关心你,你会幸福的。
宝贝,妈妈很爱很爱你,宝贝!
老公,老婆走了,你是一个有学问有素质的男人,尽管平时我们表达的爱意不多,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一个适合你的好媳妇,好好带大咱们的孩子,好好过日子,你是一个好人,你会幸福平安到老的!
妈妈,爸爸,你们能面对失去女儿的现实吗?我真的太不孝顺了,来到这个地方,让你们永远失去了我。我知道我的离去,你们再也不会有一天幸福的日子了,因为在这个世上,你们最疼我,最爱我,最离不开我。
哥哥,嫂嫂,请你们替妹妹尽孝吧,对不起,妹妹先走了。
我死了,到现在我才能清醒的认识,我那年迈的双亲是我唯一割舍不下的情结,他们现在已经是最脆弱、最需要保护和照顾的老人了。
心如刀割,无法释怀。
我不能死。妈妈,爸爸,我要活着,我要好好的活着,让你们看到我阳光健康的活着;我要活着,我要你们为我骄傲。
第五章
时间:2008年5月13日凌晨1点。
我清醒了并且开始呕吐,是嗓子里的灰尘刺激我呕吐。中午饭吃的本来就少,现在又都吐出来了,怎么能行呢?呵呵,没有办法,堵也堵不住呀。反正吐得东西也跑不了,再饿的话我就再吃回来,呵呵,我想到了网上流行的最恶心笑话之一。吐空后,嘴里,呼吸道里舒服多了。
有冷风吗?是错觉吗?当我确定真的是有风吹进来的时候,我开始狂喜了。有风一定有洞口,尽管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能意识到不远处一定有一个洞口。
有希望了,生命通道打开了。
风好凉,好冷,我把胸罩解下来围在自己的脖子上,用呼吸来取暖,温暖湿润的呼吸时时提醒着我还活着。
头皮、背上和腰上被瓦砾刺得好痛,我随手在身边划拉到一些木条和碎的地板砖胡乱的塞在身下和头下,稍微能舒服一些。
右手指已经麻木没有知觉了,把它放在肚子上保温吧,这样可能不会让手指坏死。
最后,我又测试了一下,手指和脚趾都能动弹,呵呵,我踏实了,因为我的中枢神经没有受到损坏。
坏了就坏了吧,只要能让我有口气看着我的孩子长大,只要我的身边有我的父母陪着我,我就满足了。
等吧,我在等待救援。
我的大脑给我的心下了命令,等两天两夜,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解放军一定会来的,国家不会不管我们的。
老陶还在旁边不停的叫我救他,我焊在石头上一点都不能动弹了。他一直对我说不可能有人来救我们了,一定要拼死自救。
我判断自己身上可能有8处或者更多处的骨折,我的体力即将殆尽。
我动不了了,我们等吧,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嫂子也是在不远处大声的喊救命呀,救命呀,声音特别洪亮,还不时的悲哀的唱几句家乡戏,她很焦急而且有点错乱了。
“嫂子,我来救你,你别着急,要保存体力哈,匀速呼吸,你那么有劲的叫唤,一定伤的不严重,我现在的情况还不如你呢。”我慢慢的一字一句宽慰她。为了让她放心,我又故意把身边的石头弄响,告诉她我马上就来了,让她安静一会儿。
我好难受,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第六章
时间:2008年5月13日凌晨3点。
真的好累呀,我要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双眼刚要闭到一块的时候,就觉得眼前会有一道刺眼的强光,仿佛有人在猛拍我的脑门,让我醒一醒,醒一醒,一定是佛祖在保佑我吧。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脖子上带了一个舅舅在洛阳白马寺求的玛瑙石佛像。大慈大悲的菩萨呀,只有你在陪着我。他在我的耳边坚定的充满磁性的说,不要睡,千万不要睡,明天天一亮一定有人来救你。
我拿着佛像紧紧地把他贴在脸上,心也随之颤动。
佛祖啊,我能感知到你宽厚温暖的身躯,我和你在一起,我一定会活着出去。
一阵一阵的强余震让整个废墟像筛糠一样的抖动,我静静的躺着,眼睁睁的看着距离身体上方1米左右的楼板发出嘎嘎的响声,呵呵,真好,就是掉不下来。
幸亏这座楼是框架结构的,现在在我的头顶上是整体现浇有梁板;幸亏这个建筑老板是个黑心老板,用这么多沙子,如果用的都是水泥,肯定要把我砸死;幸亏用的钢筋也这么少,如果多了,还不得把我戳死呀;眼前的那个白乎乎的是什么,一定是一瓶矿泉水,谁这么心好,还给我留着,我现在不渴,渴了我也有喝的;呵呵,我心里越来越快乐了。不时听见有碎块抖落的声音,我就想一定是谁又逃出去了吧。得救的人越来越多了。
我信马由缰,我莫名激动。
快了,快有人来救我们了,大家一定要坚持住。
我像喝多了酒一样的亢奋。觉得自己就在玩一场史上最刺激的游戏,呵呵,我就是主角,我在和死神对决。我就要胜利了,曙光就在前面。
一直听不见表哥的声音,我心里很惦念他怎么样了?让老陶和嫂子叫他醒一醒,可是他没有回应。
嫂子一夜没有安静,她不停地大声呼喊,救命救命!
老陶还在埋怨我不去救他,他说我的情况很不好,可能快要死了。因为他听见我呕吐了,而且一直在发抖,他说我活不过今晚了,干脆保全他吧,让我拼死去救他。
真的无语,心中很悲愤,无能为力。
他告诉我,很快我们就像经历唐山地震的人一样,就要成为用塑料袋裹着拖出去的尸体了。
我不理他,依然不时的用砖头敲打着着身边的管子,这是世间最美妙的音乐,它伴随着节奏,咚咚,咚咚,发出生命的强音。
内心从来没有如此的坚定和亢奋。
天要亮了,马上就有转机了。
第六章
时间:2008年5月13日凌晨6点半。
渐渐的有一丝光亮透出来,哈哈,原来就在我的正前方7、8米处有一个洞口,很快就有一个人在外面用四川话喊“有人吗?有人吗?”
我像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忙不迭回答“有,有,快点来救我们吧,我们有四个人,都快不行了。”
他说“你们在哪里”
我们在四楼。
他说“没有四楼了,你能站在洞口让我看见你吗?”
我说,不能,因为我浑身骨折动不了,一点都不能动了。
你们耐心等候,我去叫人。
没有动静了。
老陶和嫂子听见这个人走了,一直埋怨我没有留下他。我心中同样也是焦急万分。只好安慰他们千万别着急,他一定是去找解放军了。如果救兵来了,一定先救他们。
人声嘈杂,但是再也没有人在洞口喊话了。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熬。
我的情绪在慢慢升腾。
度分如年,我坚信一定有人来救我们的,而且马上就要到了。
等吧,等吧,坚持就是胜利。
很久很久,没有来人。
第七章
时间:2008年5月13日下午3点半
“蒋大平,蒋大平”,外面有人在用溧阳话大声喊着我表哥的名字。
哈,终于来人了。
我用力回答到“他在这里,你们快来救他”。
外面的人说“你是谁?你让蒋大平说话”,
我坚决的说“我是他的表妹,蒋大平就在这里,他离得远,他的声音你们听不见。”
过了一会儿,他们又说“你们在哪里?”
我说你们去拿个手电往洞口照,找准了,我告诉你我们的地方。
很快一个光点照进来,我说,对了,你们赶紧进来吧。听见石块噼啪的掉落声,陆续的进来了四五个人,每个人都大心翼翼的拿着手机照明,生怕会碰倒废墟上的一块瓦砾。
欣喜若狂。
我让他们赶紧去里面救表哥、老陶还有嫂子。看着援兵一个一个都从我的身边走过,渐渐的,我也紧张起来。
怎么没人管管我呢?我像一块摔碎的石头静静的躺着,心在啜泣。
突然听见公司的大朱在外面叫他的外甥,我几乎要声嘶力竭了,“大朱,快进来救我呀。”
很快大朱猫着腰进来了,他摸索到我。我告诉他我骨折了,要他把我抱出去才行。
他严肃的黑着脸对我说,不要说你哪里疼,疼也要忍着。看他这样,我不敢吭声了,可是心里美滋滋的。得,听他摆布吧!
他把我的头朝上,掐着我肩膀朝外拖,每拖一步就有一种五马分尸的感觉,呵呵,这种疼让我踏实,让我幸福。
到洞口了,外面的雨点飘落在脸上,啊,空气好清新呀!我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下雨了”
“不错呀,挺清醒的”听见外面接应的解放军这样表扬我,心花怒放!
那是当然了,我安全了,我胜利了。呵呵!
后记:2008年5月13日晚上7点半,到达绵阳骨科医院开始急救;5月14日早上8点,丈夫得到消息在医院找到我,亲人团聚;5月18日凌晨1点到达重庆第三军医大西南医院手术治疗;7月5日由担架抬到重庆至济南的火车上送回洛阳继续养伤;2008年9月9日从洛阳回到北川继续完成水泥建设项目至今。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