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小 说 小 小 说 查看内容

我就是我

2013-1-20 22: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18| 评论: 0|原作者: 林冬漪|来自: 林冬漪

摘要: 我就是我小小说无情的秋风洗劫着路旁的残花。一只小金甲虫在残枝头上匆匆忙忙地赶路。我非常喜欢金甲虫,它那点点黑珠珠描在鲜红的硬壳上,好看极了。我把它救回家来了,当然要剪去它暂时不要用的薄薄的内翼,我把它 ...

我就是我

小小说

无情的秋风洗劫着路旁的残花。一只大金甲虫在残枝头上匆匆忙忙地赶路。

我非常喜欢金甲虫,它那点点黑珠珠描在鲜红的硬壳上,好看极了。我把它救回家来了,当然要剪去它暂时不要用的薄薄的内翼,我把它放在我最喜欢的荷兰王国的国花??郁金香的花芯中。它烦躁地爬上爬下,时而张张翅膀。

“哈哈”它再也飞不走了。

我看它想飞的动作,有点恼火。这么好的环境,你为何不满足?我的家难道还不如秋风中的烂树叶堆?

我很大度:既然我们住在一个屋檐下,我们就是一家的“亲亲”了。我对它说心里话了:“你就是你,虫还是虫,你的家不在这,所以你的心也不在这,给你再好的条件,你还是想回你那烂叶堆里去。”我很通情达理。

我非常同情弱势群体,哪怕是这样的一只大虫,我对它都这么怜悯和同情,还给它应有的“虫”权??让你说道说道我吧。

金甲虫说:“你什么都有了!可你什么都没有!”

“屁话!难道整个欧洲属于我,才算我有吗?”我反驳金甲虫。

我环视了一下客厅:就这幅上世纪早期的歌本鹤立的油画就值十几万欧元;还有更珍贵的??我早期创作得十几幅、我还没来得及卖掉的油画也值很多欧元;三角钢琴虽然是二手货,可她花了五万欧元买的。??金甲虫怎么说我什么都没有?

我就是我,虫就是虫,不和虫一般见识。我活在我自己之中,足矣。哪怕这个罪恶的世界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我也活的好好的。我不需要去接受人他人的心思意念。我早就为自己写了保护程序。我还对今年世界上的流行服装大加批判,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著名的欧洲女性杂志上,痛痛快快地骂了名流一番。因为素色斑斓是显老的色调,不代表我,我永远不会老,哪怕我真的老了,我也不需要去接受和承认那个“她”。

多好,我就这样把自己武装的像我自己……

天渐渐地墨了下来!该死的秋天太阳,早早地收起可怜巴巴的余晖。

该睡觉了!我是跟着太阳而作息的,四十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好习惯。金甲虫也得睡觉吧。我把它装在我最喜欢的精制的威士忌酒杯里,拽两片郁金香花瓣来做它的床,再贴上一副对联:“此床是我铺,此房是我建。”说起建房,我倒要数落数落你??金甲虫,怎么说我“什么都没有”?在欧洲买地皮,按照自己的灵感盖房子,这可是逆常态而为之。我就干了这样一件稀奇的怪事,管他人说什么,我就在欧洲盖起了自己的大别墅。

我在酒杯的周围点上几只红蜡烛,烛光照着威士忌杯里的金甲虫,静静的火苗辉映在钢琴上,太富有诗情画意了。

过些天,我要回国――回家乡看看,一定带着这个不要签证的“客人”回家。欧洲的金甲虫到中国可名贵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向它问安。“你昨晚睡得……”怎么?它竟然以死来报答我,僵硬的脚朝着天,浊黑的腹部还冲着我,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哪怕你在户外的烂叶子堆里也不至于此时会死,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我太生气了。“虫就是虫”,别和大虫一般见识。

我突然眼前一亮??灵感来了:把它翻过来,用胶水粘在郁金香的花瓣上,只要我不去承认它死了,它还是那么好看嘛。我太聪明了,把坏事又变成了好事!我再另加一句告诫自己的话:“金甲虫只是累了,歇脚在此”。为“呜呼”了的心爱之物开个追悼会。我是一个感情味很浓的人。……有趣极了!

再过一天,我找不着它了,难道它诈死?难道它一夜之间长出内翼飞走了?!这完完全全不可能嘛!我不会傻到被虫耍弄的地步。可眼前的事实------如果是那样,我的上帝呀,连一只大虫都来欺负我。

“找!”一定要找到它。我不是一个好骗的人!

天啦,在花蕾中,它还在动。扒开花瓣认真一看,天啦!是一头更大的咖啡色的大甲虫在耍弄它。再认真一看:大甲虫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它的躯体。我几乎晕厥了。

奇怪?!我天天都锁门紧窗,它从哪里进来的?没有逻辑可推。

“算了,不费这个神了,世上还要亿万宗千古之冤。”

大甲虫太可恶了,自己动手杀死它,未免太残酷了,太不人道了吧,可它总要死呀,因为它吃掉我心爱的金甲虫,它总要付出最沉重的代价!这很合乎情理嘛。

“对了”我够灵精的,将这束郁金香塞进黄莺的笼子里,这又是一个两全其美办法吗!

说干就干,我一向做事干脆利索。

狡猾的黄莺从郁金香的空隙中钻出来,在我花园般的书房里乱飞乱闯,还有暴力行为,破坏了我的许多花,还在我红木的大书桌的正中撒一个大便。“恶心,真恶心。”它还有自杀倾向哩,不要命地往明亮的大玻璃窗上撞,一下、两下、三下……直到重重地摔落在窗前,一动不动了。

我的上帝啊!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了,喂你的饲料是最高级的,喝的水是和我一样脱磁的高级的矿泉水,你心甘情愿地为我天天“唱歌”。我们相处的非常和睦、开心呀!我待你不薄呀,这么久了,我只求它为我办一件事――吃掉在罪该万死的大甲虫,这也是你的本能――举手之劳之事,你为什么这样在我面前寻死。

“报复我什么?”我马上得出一个结论:“它就是它,低等动物就是低等动物。一头贱货,该关在大大的笼子里,直到憋死。”

黄莺再对不住自己,它也得到了这样报应??摔死了。我也记念它为我唱过那么多好听的歌、陪我喝酒、唯一听我弹钢琴……。好好地安葬它吧。我是一个感情味很浓的人。

把它安葬树杈上,只要我不承认它死了,它就是回归大自然了。

我用一条红绸带,把它牢牢地固定在后花园那茂密的塔松上。别马虎了,我一向做事很认真,再认真一些吧,绑好它,不要绑的太紧――死了也不能让它痛;也不要绑的太松――免得被风吹掉下来――死了也不能让它再摔痛。我是一个很有善心的人。

红绸带在微风拂动下轻轻地飘舞着。黄莺姿势也固定的绝好,比在笼子里更有诗情画意。照张相做艺术品加留念,再念一段经文做它的悼词,另加默哀半分钟。不知不觉中我的眼框湿了,鼻子也酸了,它在树之灵也够风光了,我是一个艺术家,为大大的低级动物的“乌呼”流了泪,兴许这才是我出成果的问题之所在。

奇奇怪怪地带回沉重的心情回屋来,整理着被黄莺弄的乱七八糟的书房,一种寂寞感涌上心头,再看看这头臭虫,它从这朵郁金香爬到另一朵含苞的花蕾上,用罪恶的手脚扒开花瓣,钻进去了,不见了。

“我明白了!”我惊叫起来,眼睛一亮,侦探的灵感来了。原来我买花时尽如此粗心大意,把可恶的丑甲虫也买回来了。悲剧就从粉红色的郁金香开始。

“丢掉它!”

我开窗户丢掉郁金香。世界上最惨的事又发生了:自己家的猫爬在塔松上正在用嘴巴解开绑在黄莺身上的红绸带,黄莺“唧、唧”叫。我还没有反映过来时,猫就叼着黄莺远去了,留下一路“唧、唧、唧……”惨叫声。气得我将猫洞用转头堵上。老猫呀,别怪我心狠,这个冬天你就在大自然中度过吧。

“我的上帝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一下子又全明白了,……全部明白了:当今世界??罪恶无所不在。

漂亮的金甲虫是一只骚货,靠一张花花的硬壳骗取了我的爱,钻了我太过于追求真善美的空子。

咖啡色的大甲虫是一只骗子,用躲藏这欺骗的手段进入我温暖的家,是可耻的。

黄莺是一只贱货,想逃走用假死来欺骗我。我待你如何?上帝可以作证,所以它只是一头贱货而已。

猫呢,它是一只没有良心的禽兽,狡猾得很,你天天都睡在黄莺的鸟笼旁边,丝毫没有吃掉它意思,今天你的原形毕露了。还有,我为了让它能自由的到户外游玩,而开了个墙洞,一年多花了多少的取暖费。

我的上帝啊!谁都在骗我,金甲虫、咖啡色的丑甲虫、黄莺、猫都知道如何来骗我。只有您不骗我。上帝啊,我的主,您在哪里?

啊……啊……

我的金甲虫,我的黄莺,我的猫,……我的一切!阿门!阿门!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