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散 文 查看内容

读大峡谷 (荷兰)林湄

2013-7-13 22: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64| 评论: 0|原作者: 林湄|来自: 林湄

摘要: 读大峡谷(荷兰)林湄我是一个喜欢想象的人,无论人、物、事皆如此。自然,从美国的拉斯维加往亚利桑那洲的大峡谷路途中亦联想翩翩,为避免过往美好想象后产生的失望,竭力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眼见为准。我在图片 ...
读大峡谷
(荷兰)林湄
  我是一个喜欢想象的人,无论人、物、事皆如此。自然,从美国的拉斯维加往亚利桑那洲的大峡谷路途中亦联想翩翩,为避免过往美好想象后产生的失望,竭力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眼见为准。
  我在图片上看见的大峡谷带着浅黄色的神秘、沉默、艺术、凝重、冷峭和遥远,这是令我神往的地方。99年7月4日我终于来到了大峡谷的北缘,天色很好,凉凉的风,蓝蓝的天,山花绿树,大亭游人,世界突然显得闲适安静,我也随之清心起来,沿着大迳悠悠然向大峡谷方向走去,这是-幅震动人心的图景,以米黄为底色包括赭、褐、灰、白、宗、深浅黄色山崖峡谷的-幅自然大风屏。它,没有语言、文字、动作、和表情,然而,它是-位博大无形的智者书写的一部“天书”──
  它是地质学──从冰河末期直到今天,峡谷的面貌变幻无穷,三叶虫的进化和地壳的移动、火山的爆发,科罗拉多河依然昼夜奔腾不息;水、土、石无视风雨的侵蚀季节的变迁依然独立特行、安然自泰。自然无情,但却有性,其有声有色有味有形,声娱耳,色润目,味充鼻,形着心,总是保存自己的本质。于是我怀疑过去深信“人定胜天”的概念,相信改造是有限而短暂的,自然才是永恒。人有情也有性,与自然交流是生命的本性。谈不上彼此的征服。人类可以改变自然面貌却无法改变其灵魂和规律,大峡谷广阔的空间和特有的气质、质量?明了这-点。
  它是历史──西班牙探险队的黄金梦没有实现,但索金者却坚持了几个世纪【1510年-1877年】,可见人类求财的心理是多么迫切和顽固。结果不但劳命伤财也粉粹了印弟安人视洪荒雄伟的大峡谷为神的信念。然而,它永远是印地安人的精神家园、骨骸回归之地。天地不争不尤,人类还是喜欢相争吧。所以世间才有如此奥妙萧索之景。可惜,历史多无奈,它的真正面目常常因人心的莫测而改变,很少人有勇气为挣脱虚假还历史真貌而舍身取命,时间喜欢让人们陶醉在现实的感受中试测人类的智商和良知。这是幽默,也是滑剧!人类社会以来自有永有。
  它是哲学--自大峡谷成为旅游景点后,到此的游人尤其是没有信仰的人,面对这令人咋舌的活标本不能不心向宙宇、并从心底产生对上帝的敬畏。可见风景这东西,只有心神莆定,静空的只能与灵体相通,心灵才能在山水中得以洗涤,因为人常常在静的时候才能体察到自己内心的本质。此外,平时喜欢苦思冥想的人,-旦面对特殊的景物心理感受自然随之复杂起来,或从景物中得以启迪,猛然醒悟,从而获得理性的升华或跨越时空、打破人与自然的隔膜在与宇宙的交谈中灵魂得以净化。
  它是艺术--在此看不到绿水青山、教堂、寺庙或令人感性缘情的东西。这里除了粹土乱石草木就是难以攀登的山崖。然而,就在这坦荡无遗的地母里,只要专情观察就能看出许多图象来-人体、兽形、裙子、漏斗、蜂巢、花朵、帽子、摇篮、坟墓、等等。
  无论什么人──画家、作家、律师、商人、孩子、老人、凭你想象和感觉都能在这里找到图案,那是人们对物体消失于宇宙的记忆。这些图形又近似玄学,如大道无终无始、无形无象、无生无死。出世的入世的人能在这里领略人的存在只是宇宙流逝中的一大风景,也能在这里看到纯洁、看到无限。
  我站在这部天书面前,外出多时虽有倦意,但心灵突然登明清澈起来,自然用心阅读,读啊读把自己亦溶进去了,我发现过去即不了解自然也不了解自己、昏昏然不知所以然争扎于现实与未来、暂时与永恒的束?中,有时总明有时胡涂,有时成功有时失败,被俗事俗人摆布、激荡费时费力。只有在接触大自然的时侯心灵才获得真正的宁静,然好景不长,-旦回到现实又被嘈杂喧嚣束搏扼杀。看来大自然这-课不能一目了然,得时时读,用心读。
  记得童年在乡间游玩于山水树林原野时-身乡气,成人后渴望迁居大城市。那是多么纯真无邪的美梦。后来,不仅美梦实现了,-晃就是数十年,现在总算明白都市社会是怎么-回事了。只是读了社会人生这部书已耗费了生命的大部分时间与精力。还好,在尚存气息的时侯向往回归以免终生懵懂。回归自然之所以那么重要是因为道存在于大自然之中,即“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太极之上”、“六极之下”无不有道。(庄子‘大宗师’)。都市社会被“名利”“色”“生死”薰塞的令人难以呼吸、人心浮躁没有宁静怎能求道?何况“名利”“情爱”“生死”是人类纷争、烦恼、痛苦的根源,人性又有无尽的“欲望”,是非计较永远没完没了。要活得自在逍遥谈何容易,除了在生活实践中磨炼受苦悟出-点道理外只有到大自然求索。难怪先古圣人皆喜欢云游山川、四海漂泊。
  我就这样站在峡谷边崖大道面对茫茫苍苍、雄伟生机、沉甸?重、灰蒙昏黄的天地山峰沉思冥想。突然有-个声音说:都那么“悟”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为什么活着,以什么为乐?于是我问起大峡谷什么是乐什么是苦?它并没有回答我,只让我看看它在阴、阳、风、雨、霉、明“六气”中的变幻,确实,我用了心,但并没看到什么。看不到绝对只因个人心情而言,也许,心情好的时侯阴、雨、霉也好,心情不好的时侯阳、风、明也糟透了。心意既然这样生灭不定尚有什么苦乐可言。
  大峡谷不讲意义、不依持什么也不待什么,更没有愿望──想成为世界奇景。它不是悬崖却成了悬崖,这就是答案吧。它超脱自我却又无限多情就像那点缀于高高底底、远远近近的大草绿树“草色遥看近却无”,我们不妨把它看成缘情求道的圣者。当人的心灵感应到自然灵妙的时侯对自己的存在也就觉得实是而非了──从无中来到无中去,哪还有什么烦人之念呢?
  大峡谷风景再次冲刷了我的蒙昧,-股灵真的气流从峡谷底流转而来,烟云渐渐遁去,代之而起的是在那夕阳下五彩缤纷飘渺飞逸的幻景,那峡谷、山花大草、涧水圆石或静或动或赤裸或粉饰皆流露至情至性的真谛,其色之美之妙之真之纯非人工所能创造也是我今生难见的图景,我无法用我有限的语言和智能去形容描写。在它的神态下我觉得自己很大很大,大到我生命的最初本源──一抹埃尘。咿,不如顺着晚风披起彩霞遥遥而去、无挂无碍无?、悠游自得、与天地为-体。
  那个声音又问我:你是人么?
  我说,人,由灵与体组成,灵的安泰比肉体健康更为重要,其安宁就是人生的至乐至福。有位智者说:痛苦的人不-定思索,思索的人-定痛苦。我现在要说,思索的人不-定痛苦,痛苦的人是不懂得思索的。
  不知是大峡谷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大峡谷,我只留出-点心田,奇迹就在此发生。看来,人只要把握一点东西就可以过宁静的生活。希望誊出更多的空地,让那多情多波的心坐落这座大峡谷,令余生的心灵另有一番风景。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