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散 文 查看内容

鸟的传奇(法国)吕大明

2013-7-14 16: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28| 评论: 0

摘要: 鸟的传奇1,詹姆斯.·哈代笔下的《盲鸟》在残缺的命运下,你怎会歌声与兴致,上主竟赐下如此的许诺,在你未来得及展翅前,让烧红的针扎瞎你的双眼,在这样恶运下你并不怨叹,将锥心的痛苦一股脑儿忘记,经验那次火红 ...

鸟的传奇

 

1,詹姆斯.?哈代笔下的《盲鸟》

 

在残缺的命运下,

你怎会歌声与兴致,

上主竟赐下如此的许诺,

在你未来得及展翅前,

让烧红的针扎瞎你的双眼,

在这样恶运下你并不怨叹,

将锥心的痛苦一股脑儿忘记,

经验那次火红的戳伤,

永恒的黑夜如命运的签印,

你一生的时光都得盲目摸索,

在无限的铁丝牢笼里度过。

你全不怨叹这样的厄运,

谁是大慈大悲?这鸟。

长久忍苦难仍然不?不火,

从不抱怨盲然无光,

活在坟墓里。

谁能忍受万端折磨,

依旧存怀希望。

谁能不想到人世的丑恶,

只是歌赞。

谁是神圣的?这鸟。

(译自Thomas Hardy

夕阳下海边到处是斑斓的海螺,夕阳的彩晖投影在海上,谱绘出缤纷的、变幻如彩虹一般的色泽。只有一群海鸟依旧穿着绸缎似的白翎。

庄子《达生篇》谈到海鸟栖息在鲁国郊野,鲁国君王准备太牢飨宴?,演奏《九韶》的音乐迎接?,但海鸟神色悲伤,目光呆怠,不吃不喝,以养人的方式来养鸟是不对的,以养鸟的方式养鸟就应该放?栖息深密的林子里,飘游江湖之上,让?选择自己的食物??

夕阳下,海鸟飞得很低,在海上浅滩处觅得鱼儿,蹲在岩石间享用?们的晚宴,?们唱着高调的《晚颂》,只有一只海鸥扑起跌落,扑起跌落??重复令人心烦的动作,?的肢体完整,完全没有残缺的征象,当海鸟结束晚餐盘空飞起,?依然在岩石上挣扎,吞食群鸟所剩下的残羹剩食。

?一边享受这顿不太丰盛的晚餐,一边竟自得其乐地轻吟着,我谨慎大心尽量不走出脚步声,一靠近?,才知道?原来是只盲鸟。

我竟又面对一只汤姆斯.哈代笔下的“神鸟”,也许没有生命的大牢等着?,?不会成为笼中的俘虏,但大自然处处是陷阱,在狂风怒号、暴雨滂沱下?如何觅得一处荒洞岩脚栖身??难以逃避人间的灾祸,?的生命飘零无依??但眼前这支盲鸟一面啄食一面唱歌,?似乎为这一餐感谢上主的慈悲。

一支神鸟,莫非是圣人化身,孔子被围困在陈蔡之间,七天没有炊调进食,还左据槁木,右击槁枝,吟唱神农氏的歌谣,没有节奏,没有调子,然而击木声与歌声是那样动人。

夜里,我点起一盏水晶烛台,那烛泪一颗颗落下,莹洁如冰的烛泪逐渐凝成固体,那不是喜庆的红烛垂落珊瑚的艳色,烛泪无声,断断续续诉说生命无言之恨,然后寂寞化成灰,面对烛泪滚圆滚圆地垂落,我抹掉双颊的泪痕,一种无声的箴言发出?人钟磐般的巨响,我又想起海边夕阳下那只盲鸟。

 

2,大鸦

芳菲梦都一一凋零在阳光灰暗,大地沉寂的季节,唯独像阳光一般灿烂的冬素馨,燃亮一年中最幽暗的时光??那支大鸦就停在冬素馨下,?披着发亮的黑袍子,目光机警,伸长脖子唱着?祖先流传一首神秘的歌。

爱伦坡(Edgar Allan Poe)的诗《大鸦》(The Raven)莫非就是法国人所谓的乌鸦(grand corbeau)?栖身在欧洲中部或法国,中世纪到处有鸦,现已濒临灭种危机,?远远与人保持距离,这几年又迁回早年生活的地带,夫妻共同筑巢,每年都将旧巢扩建。

乌鸦与老鹰比邻而居,相处和睦,有时也吃鹰剩下的残食,老鹰一向机灵,警觉性高,一发生危机会向大鸦通风报讯,母鸦对幼鸦特别爱护,相处时间也长,其实大鸦很忠于人类,如果你养一只大鸦,?会像忠犬一般,?还会学人的语言,说起话来几乎像位嗓音较粗的男子。

人类不喜欢乌鸦,都源于荒谬的古老迷信。

爱伦坡以神秘的色彩来描写大鸦,?的出现是在寒冷的十二月天,灿烂的星光已留下残烬的一刻,紫色窗幔间发出阴森的蟋蟀微响,诗人预感有位不速之客想叩门而入??那正是爱伦坡的女友丽诺死后,死亡的忧伤与诡秘的气氛交织,大鸦来自漂流之乡,来自冥城异域,诗人甚至不准?留下片羽,那是不详的象征??

乌鸦真是不祥的象征吗?《圣经》上记载先知以利亚在旱灾饥荒获乌鸦赠食才免于饿死。

法国凡尔赛的居民从不憎恨大鸦,所以森林、湖畔,甚至凡尔赛宫前面巴黎大道,到处可以看到大鸦,庄子谈到猿猴处于枫、梓、豫章大树间意气飞扬,就是善射的后羿,逢蒙也不能眄睨?,但一旦处于柘、棘、枳、枸等带刺的丛树间,就得谨慎大心。

鸟类不只择木而息,也择地而栖,大鸦幽居在凡尔赛古城,虽不说是意气飞扬,却也悠闲自在。

 

3,从始祖鸟到浴火的凤凰

 

恐龙这类已在生物舞台消失的角色,在大拇指和躯侧间长着像蝙蝠的蹼,能如飞行的松鼠在树林间飞跃,有一种翼手龙,孩子们形容是巨蝙蝠与巨蜥蜴的结合,?能飞翔扑击,?们的翅膀不像鸟翼,是长手指和蹼形成的手掌。

造物主赐给鸟类的翅翼,不只色彩瑰丽,也是一袭御寒的冬衣,所以生存的空间比翼手龙更广,拓展到南北极。始祖鸟(Archeae opteryx)史学家估计?是不飞行的,而展翅高飞纯粹是时间问题罢了。

飞行是一种逍遥的思维,天宽地远,大地最美的景物都呈现眼前,当阳光消逝,花儿也卷起纤柔的瓣儿,众鸟也会找到一处密林栖息。

《安徒生童话》中一位诗人希望变成一只百灵鸟,他梦想着,他的衣裙和袖子化成雀爪,但调换鸟与人的身份,他成了弗雷德里克斯堡公园的百灵鸟,就不能写诗了。

马尔利鲁瓦Marlt-le Roi是一处只有树没有花的林园,草地高坡石阶石亭碎石子铺的路与树,找遍了巴黎的林园,甚至卢瓦河皇宫的园囿没有一座纯粹是绿色的林园,只有萧萧飒飒秋风秋雨来时,一树秋叶开始变颜色,马尔利鲁瓦才有了另一种色调。

这种的鸟儿没有鹊庐倾巢的风险,池塘周围长遍密密的芦苇就是鸟儿筑巢的地界。

我席地坐在马尔利鲁瓦的斜坡草地上,迷人的鸟歌在我耳际飘扬,这回不是唱始祖鸟的故事,是《安徒生童话》里最后仅存的一只凤凰,?的尖嘴在棕榈叶上绘出百年生活的故事,?把自己的巢烧了,老凤凰也化成灰烬,?留下的蛋爆裂了,一只新的众鸟之王就出生了。

 

4花魂鸟梦

 

鹰行遇荒山,行过旷野,在西风瑟瑟,在飞霜紧、角声悲中万里孤行。

看到云中的鸿,联想起在佛火神龛边儿白了少年头的老僧,隔绝人间烟火,看破红尘。

一场雾刚结束,那只鹤似乎岔散了烟雾,自半空飞来,?停在湖畔,一声鹤唳,震动湖山??

巴黎孟仙园的桃花开得正艳,我不愿说那是一春岑寂,大径上莺飞燕语,虽然峭寒依旧,杜鹃一声声哀啼,凄凄切切将那鸾镜?盟,相思锦字频频细说??

一只蓝鸟追逐跳跃的毛虫也是功夫十足,?几乎是翻了几个筋斗才解决这顿晚餐,有时花与鸟也掉换角色,红胸的知更停在霞草花上远远望去如春天初雪中一朵颖红的花。而在孟仙园弯弯曲曲回廊上,一只彩羽正独自跳着圆舞??

被评为曲家泰斗的词人吴梅笔下,月光是有声的,寒霜也是有声的,故有“月杵声沉”,“霜钟响寂”之句。

《红楼梦》中湘云与黛玉因都是客寄之人,在良夜盛景中竟触动诗兴,凸碧堂品笛,凹晶馆联诗虽说是感时伤逝,也是两位诗才敏捷的淑慧女子一场诗的竞技大赛,黛玉见到池中的黑影,怀疑是魅影,湘云一向胆子大,就弯身拾起了一块大石向池中投去,嘎然一声飞起一只白鹤,直向大观园藕香树的方向飞去,这鹤触动湘云的才思,她写出了“寒灯焰已昏,寒塘度鹤影。”令黛玉惊赞不已。

花魂鸟梦丰富了我们精神的领域,我们生活不纯然像一位水手处身于狂风卷浪中,时时担心断桅折杆的船儿,终于成了漂流的浮木,或正处于南美洲边缘的岛屿??火地(La Terre Le Feu)似乎像蒙难的人遇上地狱之火,生存面临关口??虽然不爱钓鱼,不学持竿叟享受钓鱼之乐,但偶尔将茫茫世事搁在一边,“际夜转西壑,隔山望南斗。”怀着优雅的情趣,这时花有魂,鸟有梦,天地万物都是有灵性的。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