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杂 文 查看内容

摹仿与剽窃

2013-10-12 15: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69| 评论: 0|原作者: 黄凤祝

摘要: 摹仿与剽窃黄凤祝(同济大学欧洲文化研究院教授,诗学与欧洲文学研究所所长)摹仿是不是剽窃,这是一个问题。在商业社会,对自然的“摹仿”和“抄袭”并不构成剽窃;只有对他人作品的“模仿”和“抄袭”,才有可能被 ...

摹仿与剽窃

黄凤祝(同济大学欧洲文化研究院教授,诗学与欧洲文学研究所所长)

摹仿是不是剽窃,这是一个问题。在商业社会,对自然的“摹仿”和“抄袭”并不构成剽窃;只有对他人作品的“模仿”和“抄袭”,才有可能被界定为剽窃。摹仿可以是对自然、艺术、文学、传统和文化事物的摹仿。民族工艺、名家作品、儿童绘画、社会符号、人为的或自然的色块、点线面、结构与构图、技术与意象都可以作为摹仿的对象。对于文字上的“抄袭”,比较容易做出具体的界定和规范;绘画和书法艺术中的“抄袭”比较难于界定。

在艺术创作中引用他人作品中的元素,如同在文章中引用他人的文字作为注脚一样,有时是必要的。文章可以注明出处,但是在艺术作品中,很难加入注脚。文章引用他人的字句,而没有注明引文出处,就会被视为“剽窃”。艺术创作通过引用他人元素来构建新的意境,是一种需要,也是一种创作。

剽窃可以分为剽文和窃意两大类。剽窃文字和图像比较具体,有形可寻。剽窃文章或绘画的“诗意”,比较抽象,很难对其做出具体的规范。艺术作品中的抄袭如果是窃意(意境的剽窃),就很难证实其剽窃行为的“非法性”和“不道德性”。

人为复制艺术作品,假冒他人的原作,以获取商业利益;或是把他人的作品据为己有,谋取名利,是商业社会中的盗窃行为。剽窃是偷窃,所使用的社会暴力,甚于盗版。只有在艺术作品或文学作品成为商品的社会中,这两种社会现象才有可能产生。

汉代文人喜爱“托古”,促使“伪经”到处流传。所谓托古,是借助古人的话,来支持自己的立论或观点。如同时下某些学术论文,断章取义或使用虚假数据来论证某一学术观点,属于同一种社会现象??立论的造假。在诸多学术造假行为中,剽窃危害的是被剽窃者的利益,学术的托古伪造和断章取义,危害的是整个学术群体的学术研究态度。

文学与艺术的剽窃

中国的书法与绘画都是从临摹开始。临摹是一种模仿的学习过程。传统的书法学习是一种规范式的学习。临摹者根据一定的模式来练习,没有自由,也不要求有自己的风格。在中国传统的书法和绘画中,不存在剽窃这个概念。

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在未成为商品时,也不存在剽窃这个概念。艺术和文学只有在成为商品或获利的手段之后,文学的剽窃和艺术的仿造才成为一种“行业”。剽窃、盗版和仿造也因此成为一种社会问题。

在艺术作品中,艺术家把已存在的符号、语言、色彩和形式,拼凑在一起,艺术创作并不因此成为一种剽窃行为。杜尚把大便池作为自己的艺术作品,这种行为本身并不构成剽窃。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在1956年创作的第一幅波普艺术作品,是抄袭剪贴现成的图画。他在形式上“剽窃”了他人的物品或作品,但是拼凑出来的作品具有独特的内涵。中国的传统书法与绘画,往往是不同模式的拼凑与综合,并不具备自己独特的风格。这种没有独特风格、由不同模式符号构成的作品,并不被认为是一种剽窃。

创作是一种主体的行为,也是一种社会行为,一种社会的创作。作品在属于个人的同时,也属于社会。在创作过程中,艺术家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但是处于环境规范下的主体,依然可以独立自主地把握整个创作过程。作品一旦完成,就完全脱离艺术家,独立于社会中。

微软的产品,也是一种社会产品。微软将社会的既有成果据为己有,“剽窃”了社会利润,并控告他人的“盗版”行为。这是商业社会的特殊现象。

在商品社会中,作品作为商品,在售出之前,属于艺术家本人。作品一经售出,作品就不再属于艺术家。文学作品一经发表,作品就属于社会。在商品社会中,作家拥有版权,即所谓的著作权。有关剽窃的争论,其实是一个所有权的问题。剽窃是以私有制为前提的一种社会现象。在古代,“剽窃”不涉及法律或道德问题。要写好字或画好画,文人必须“剽窃”。书法中的“永字八法”就是教人如何“剽窃”的方法。

把临摹作为一种学习,临摹就不是剽窃。在学习过程中,需要临摹或摹仿。临摹能够推动艺术前进,但是技术或意像的临摹往往也会使艺术趋于僵化。临摹首先注重摹仿,其次才要求个人的创新。临摹是一种确定性的活动,对艺术设定了确定性的规范机制,导致艺术的僵化和创造力的流失。现代绘画要求发挥个人的创造力,这种力量只有在不确定的寻觅中才能爆发出来。艺术需要独立的思考和创作。只有在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时,艺术家才能达到创作的境界。创作必须从艺术的内涵开始,而不是抄袭或临摹他人的作品。抄袭和临摹只是形式和技术的掌握,不是创作。没有独立内涵的作品,只能是僵化的、没有生命“艺术”的外壳,不是艺术作品。

诗与历史的真实性

亚里士多德的摹仿说认为,艺术的摹仿不是对自然真实性的简单摹仿,而是摹仿事物中潜在的(深层次)可能性。

亚里士多德的摹仿说是把现实世界视为艺术摹仿的蓝本,他修正了柏拉图“艺术是摹仿”的学说。柏拉图认为,艺术摹仿的对象,只是虚幻的现象世界。现象世界的事物,对于柏拉图来说,不是真实的世界。亚里士多德认为,艺术反映的是现实中或然的和必然的真实。这个真实,比历史事件还要真实,并且具有普遍性。亚里士多德把艺术创作视为摹仿的过程,摹仿的对象是事件、行动或生活。他认为摹仿是人的天性,在摹仿过程中,人会获得快感。人所以会产生快感,是由于人在摹仿过程中可以增强辨识事物的能力,获取知识,满足求知的欲望。摹仿活动就是创作活动。在摹仿过程中,人们认知和揭示事物内在的本质和规律,所以摹仿并不是对事物的简单抄袭。亚里士多德认为,艺术创作不应满足于摹仿具体的事物,而应把艺术提升到一个比现实更高的层面上,使艺术具有更普遍的意义。

亚里士多德说:“诗是一种比历史更富有哲学性、更严肃的艺术,因为诗倾向于表现普遍性的事物,历史则倾向于记载具体事件。所谓具有普遍性的事物,是指根据可然(或然)或必然的原则,某一类人可能会说的话或会做的事。”也就是说,诗是比历史还要真实、还要重要的理念。亚里士多德认为,抽象的、具有普遍性的事物高于具体的、特殊的事物。原句中spoudaioteron一词,可以解释为更高的或更重要的。诗如果比历史更重要,也可以解释为诗比历史更为真实。因为诗所写的是可能的事物,历史所写的是过去的事物。在人们看来,未来的事物比过去的事物更为真实。历史记载的事物是否全部是真实,很难判断。可能发生的事,可以用逻辑来推测。可以用逻辑推测的事物,比不能用逻辑推测的事物更“真实”。

亚里士多德认为,已发生的事,是必然的事。必然的事必是可能的事。可能的事是由于或然,而成为必然。已发生的事,由于是必然的事,是真的。而或然的事,有可能成为真。这种“真”,是未来的真。未来的真,是一种希望。这种真,比过去的真还要真实。历史的真实,是过去的真实,是许多人没有经历过的真实。这种真实,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经历,人们只能从史书中获得其“真实”的陈述。可能的真,给予人亲身经历真实的希望,所以有一定的“现实性”。历史是一种经验,可以借鉴,但是没有现实性。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历史的真实性没有诗学的真实性那么“真实”。亚里士多德在此要指出的是:已发生的事,即历史事件,必须合乎或然律。不合乎或然律的历史记载,必然不是真实的事实。对事实的或然性和必然性进行研究,有助于对历史的解读。

历史事实必须符合或然律和必然律,那么诗的情节(内涵)的创作,也必须符合或然律和必然律。不符合或然律和必然律的情节,不可能成为普遍性的东西,也就无法成为诗,成为真实的东西。亚里士多德要求艺术或诗学必须拥有真实的内涵。没有真实内涵的艺术作品,无法成为普遍性的创作。

史学家和诗人的区别在于:历史学家叙述的是具体的、已发生的事。诗人描述的是可能发生的事。可能发生的事,是具有一定普遍意义、普遍性的事。在此抽象高于具体。亚里士多德认为:“诗人的职责不在于描述已发生的事,而在于描述可能发生的事,即按照可然律或必然律可能发生的事。”

亚里士多德认为,艺术是一种摹仿。诗和其它艺术一样,一件作品只摹仿一个对象。诗(或其它艺术)的情节(或内涵),是行动的摹仿,其摹仿仅限于一个完整的情节。

诗人、画家和其他造型艺术家都是摹仿者。他们摹仿的对象有三种:1.过去的事和现在的事,2.传说中或人们相信的事,3.应有之事。诗人选择摹仿某一对象,但是缺乏表现力,这是艺术上的错误。如果诗人选择的对象不正确,或把某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有意或无意地写进诗里(或艺术创作中),这不是艺术上的错误(不是艺术本质上的错),而是诗人心中想象的事物不正确,或是为了诗的效应,有意违反了或然律的原则,让偶然性起作用。让一桩不可能发生的事,成为可信的事。

亚里士多德指出,批评家指责艺术家经常犯的错误有五类:1.不可能发生,2.不近情理,3.有害(不道德),4.有矛盾,5.技术上不正确。这五类错误又可以细分为十二点:1.艺术本身的错误,2.偶然的错误,3.过去和现在有的事,4.传说中或人们相信的事,5.应当有的事,6.借用字,7.隐喻,8.语音,9.词句的划分,10.字义含糊,11.字的习惯用法,12.一字多义。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艺术的作用在于净化心灵和陶冶人格。这种净化,罗念生认为是培养人获得“适度的情感”。人的恐惧、勇敢、欲望、愤怒、怜悯、快感和痛苦有不同的强弱。只有在适度感觉下产生的情感(或美感),才是最高尚的德性。艺术的摹仿是通过摹仿情节,来产生感觉。摹仿制造情感,并给予人知识、快感或美感。人的快感是由情节的震撼力量激发出来的。诗人为了震撼人心,偶尔会虚拟事件来完善情节。亚里士多德认为诗人虚拟事实,无伤大雅。

亚里士多德所谓“诗学(艺术)的真实性”,指的是“可信度的真实性”。这种可信的真实性,不是“可能的真实性”。诗学有净化和教育民众的任务,艺术的情节中,不能有不近情理、荒诞的事出现。为了使故事增加可信度,诗人必须美化情节,虚构真实,使艺术达到圆通的境界。亚里士多德认为,把话说得圆通,是荷马教给其他诗人的,他善于利用“似是而非的推断”。圆通本身不是真实,而有可能是谎话。为了可信度,亚里士多德不反对诗人虚构事实,但是虚构不等于不近情理。

柏拉图指责荷马与其他诗人撒谎,编造虚假的故事。他认为,艺术描绘的应当是真实的对象。柏拉图从道德和政治的角度出发,主张感觉和理智必须达成一致,成为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就是美德的体现。在诗学中,撒谎不是过错,而是美学的一种手段。圆通的谎话,是艺术创作的技巧。要获得可信度,必须情节圆通,合乎情理,并具有逻辑推断的能力。亚里士多德认为,说得好的“谎言”不易被人识破。只要艺术家的文采好,有逻辑上的依据,前提的错误无关紧要。在艺术创作中,“可信度”的重要性超过“真实性”。

艺术的“可信性”就是诗学的真实性。这种真实性与柏拉图主张的真实性不同。柏拉图要求诗必须忠实于“真理”。艺术的“可信性”与真理无关。按照这一理论,抄袭与剽窃只要能成全艺术的“可信性”,这种艺术就是真的。

对艺术意像理解的不确定性

艺术的不确定性,更准确地说,对艺术作品理解的不确定性,使对艺术作品的剽窃或抄袭成为不可能。当真理无法确定时,人的活动方向也因此无法确定。现代艺术的走向是多样性的。艺术的多样性是社会价值理念多样化的结果。二十世纪末,由于现代人对理性和进步的悬疑,始自启蒙时代的西方思想的元叙事(宏叙事)信念开始瓦解。人们开始怀疑存在一种“普世的真理”或“普世的价值”。价值的多元信念取代了真理的绝对性理念,由此启动了文化多元性的社会机制。艺术再也不能由一统天下的宏叙事理念来界定。由于对绝对真理的普世价值存在怀疑,人们对当代文化和艺术很难做出明确的界定,“后现代艺术的不确定性”由此产生。其实每一件现代或后现代的艺术作品,都是一件确定的艺术,“不确定的艺术”是尚未完成的艺术作品。

如果评论家无法“确定”某一艺术作品的性质,不是所谓艺术作品的“不确定性”使然,而是因为社会中不存在统一的价值取向。艺术批评家和理论家认为现代或后现代艺术是一种不确定的艺术,是因为无法对当代艺术做出具体的判断。艺术的形式、内涵和高度的实在性,在作品完成后已被确定下来,因此不存在艺术的不确定性。只有运动中的粒子,或未完成的艺术作品,才存在不确定的问题。测不准原理讲的是作用中的粒子,而不是“静止”的、未参与作用的物质。完成的艺术作品,是静态的艺术,不再处于动态的艺术创作过程。创作过程中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但是完成的艺术作品是确定的,所以在艺术(作品)中不存在“艺术的不确定性”这一理念。

传统艺术以造型为基础。现代艺术尝试推翻所有传统的造型,海森堡称之为“去造型化”(Entartung)。现代艺术家尝试否定某种“艺术的形式”来为自己下定义,由此走向观念艺术、抽象绘画和非对象绘画。这些“非艺术形式”的艺术,不是从艺术的内涵出发,而是着重于对“形式”的否定。海森堡把现代艺术视为“否定形式”的艺术(Die Negation von Formen)。艺术家把生活的感觉“非形式化”,但是艺术始终是一种“形式的艺术”。这使得艺术成为一种不确定的东西。“不确定的艺术”(unbestimmte Kunst)之所以被认为是不确定的,在于艺术的“非形式化”。当艺术的表达语言成为一种“非约定的语言”时,每个艺术家都在创造自己的语言。由于艺术语言的多样性,使得蕴藏在作品中的感觉、思想和内涵,无法为普遍的鉴赏者所能见到。艺术内涵的可见性由于艺术语言的多样性而减弱。现代生活的多变性,是造成现代艺术“不确定性”的另一个原因。现代社会拥有丰富的商品,人的欲望不断膨胀,而自我的感觉不断地分裂。感觉的多样性,使感受失去“明确性”。艺术创作过程和对艺术作品解读的不确定性由此产生。

鉴赏者或评论家对艺术作品鉴赏的不确定性,产生自艺术的可见性与不可见性。有深度的艺术作品的内涵是多层次的,所以艺术的可见性与不可见性也是多层次的。鉴赏者的修养与认识水平,决定艺术的可见性与不可见性。这就是艺术不确定性的由来。传统艺术作品的内涵比较单一而具体,艺术的可见性比较容易从具象中显示出来。现代和后现代艺术的内涵是多样的和抽象化的,艺术被抽象的理念埋藏起来,由此增加了艺术可见性的难度。

人类的认识能力无法直接确定事物本身(内在)的真实性。认识只能借助事物(外在)的关系和相互依赖性做出判断。对艺术作品的认识也只能依靠艺术(外在)的形式来探讨艺术本身(内在)的涵意。这就是导致观赏者对艺术判断“不能确定”的原因。观赏者对艺术理解的不确定性和不统一性,限制了人们对艺术(整体和确定)剽窃或抄袭的可能性,即艺术无法“完全”被剽窃或抄袭,而只能被改写或重构。剽窃或抄袭是一种商业价值的语言。艺术是一种游戏,游戏有摹仿,也有抄袭。游戏的价值,不是商业价值,无法用金钱计算。需要强调的是,学术不是艺术,无法被创造。

参考书目:

HEISENBERG W.Der Teil und das Ganze[M].München:Piper,1969.

[古希腊]柏拉图.理想国[M].郭斌和,张竹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古希腊]柏拉图.柏拉图全集(第三卷:法律篇)[M].王晓朝,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诗学[M].陈中梅,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诗学[M].罗念生,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