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随 笔 查看内容

逃在布拉格

2013-10-12 15: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0| 评论: 0|原作者: 余泽民

摘要: 逃在布拉格余泽民散步在布拉格(Praha)老城,感觉穿行于时空里。且不说旅游手册上介绍的经典建筑,只要你随便站在哪个街口抬眼望望,就能读到砌在砖石、渍进瓦片中的历史:罗马风格的残桓,中世纪的石屋,文艺复兴 ...

逃在布拉格

余泽民

散步在布拉格(Praha)老城,感觉穿行于时空里。且不说旅游手册上介绍的经典建筑,只要你随便站在哪个街口抬眼望望,就能读到砌在砖石、渍进瓦片中的历史:罗马风格的残桓,中世纪的石屋,文艺复兴岁月留下的宫阁,哥特和巴洛克交织的教堂,洛可可式剧院,当然更少不了上个世纪初的唯美主义建筑和二战之后灰色实用的“社会主义水泥楼”。

只要有机会,你该溜进哪座大门虚掩的老宅里看看,从地下室爬到阁楼,你会惊讶地发现在一栋楼里杂交了各个时期的风格痕迹,头上是现代人加盖的顶楼,脚下踩着中世纪的地基。再看房屋的编号,红底白字的搪瓷门牌出现于1777年,蓝底白字的门牌要比前者迟一百年。五百年前,布拉格的建筑尚无门牌号码,是靠门楣上镶嵌的图案或铁制的装饰作为标志,有的则是直接的彩绘。如果看到一只猪头、鹿头、牧神的怪脸,或许猜不准原来的含义,但若看到一条蛇或一只鞋,想来最早的主人是医生或鞋匠。当然见到最多的还是狮子,有一次去布拉格,我曾跟患强迫症似的沿街数过,总共数到三十九个,有的镀金,有的漆白,有的彩绘,无疑都为炫耀主人的权势与富有。

布拉格素称“哥特之都”,这要归功于六百年前身兼捷克国王和德国皇帝的卡洛伊四世,威仪四方的卡洛伊大桥是永恒的见证。布拉格还有“千塔之都”的美誉,但奇怪的是,许多的尖塔不过是“哥特的身子”戴着顶“巴洛克的帽子”!原来游客眼中的城市特色,曾是布拉格人蒙受的耻辱。1620年的白山战役,使捷克落入哈布斯堡王朝的版图,奥地利人为了炫耀胜利,将巴洛克风格作为一种统治的意志强迫推行,新盖的建筑自不用说,老建筑也改头换面。主教们为了讨好维也纳宫廷,不是将哥特式尖顶改建巴洛克钟楼,就是将哥特式教堂的脏腑掏空,换成富丽堂皇的巴洛克装饰。尽管现在人盛赞布拉格老城是“哥特与巴洛克艺术珠联璧合”,但是每当我走进这样的教堂,不仅能体会到捷克人心埋的隐痛,还会透视到教会趋炎附势的世俗性,在公正与强权之间,常会做出实惠的选择。

我喜欢读以布拉格为背景的大说,喜欢这里所弥漫的老古玩店的神秘气氛,无论我去过多少次,永远不可能说“熟悉”,即使我熟悉了看得见的街巷、广场,但熟悉不了阳光下看不见的那部分城池。

布拉格的秘密藏在老城的地下。要知道,现在城中的地窖地道,缄口封存着千年的记忆:曾几何时,这一层建筑曾是地上的一层,只有由于城市塌陷和为防洪加高地面,整个布拉格升高了一层,原来临街的房屋和走廊沉入到地下。我最初得知这个秘密,是读瓦茨拉夫?兹列克的《地下布拉格》:“谁要想结识那个时代的魂灵,一定要钻进布拉格的地下通道。城市的神话就诞生在这个石壁潮湿、墙皮斑驳、光线昏暗的地方。神话如同春日里的土豆,就在这里悄悄萌芽,秧子爬上墙壁,沿着砖缝,朝向光亮……”

五月我又来布拉格,朋友带我去巴托洛维耶斯卡大街看一幢他刚买下不久、尚未装修的老房子。先看了三楼的套宅,之后他打着手电带我下到地下室,摸进一条阴暗潮湿、蛛网密布、尘土成毡、气氛悚然的蛇行洞穴。朋友说,整个布拉格的地下四通八达,就像南斯拉夫电影《地下》里描绘的秘密城市,寻着纵横交错的时光隧道,可以一直摸到城堡内。

走了近百米后,我跟着朋友掉头转身,摸回洞口。就当他在楼梯口的拐弯处转身的刹那,手电筒的微光在我眼前随之消失。黑暗,寂静的黑暗,我的脚被幻觉绊住,下意识地扭头,目光投向神秘的世界,一个逃跑的念头倏然萌生,但像土豆秧子??不是朝着光亮,而是朝着黑暗,不是想逃出,而是想逃进……或许,在这星罗棋布的迷宫密道,我能遇到一个跟我一样在逃的人。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