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纪 实 查看内容

海之缘

2014-1-17 23: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39| 评论: 0|原作者: 梳理

摘要: 海之缘在我的生命中,第一次见到我内心中的大海,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那是1985年,我从校门走入社会,被安排在情报处翻译商业资料,整日坐在办公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尽管领导极力赞美我尽职尽责,我的内 ...
海之缘
在我的生命中,第一次见到我内心中的大海,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那是1985年,我从校门走入社会,被安排在情报处翻译商业资料,整日坐在办公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尽管领导极力赞美我尽职尽责,我的内心始终都是不悦的。我生长在内陆的洞庭湖边,见到是尽收眼底的河流。尽管在广州这个海滨城市生活学习了四年,见到的珠江比我家乡的澧水河窄多了。黄埔离广州市很远不说,而且黄埔离真正出海还是很远的。儿时读过的高尔基的大说,脑海中一直都荡漾着书中所描述的宽阔的大海。曾经令我心旋的?外婆的澎湖湾?,歌中所唱的"海蓝蓝"变成了我内心中憧憬的天堂世界……
三个月后,当人事处对我说商情处非常非常愿意留下的时候,我却一口回绝了,我的志向是要做业务与自己所学的专业对口。人事处的领导很尊重我的愿望,很快,我和同时进入公司的青和逸尔三人被召进人事处,通知我们三人到地方下属公司进行业务实习。人事处列出三个下属单位让我们自行选择,这三个下属单位全都是海滨城市:天津,大连和青岛。从大就热衷于阅读文学作品的我,对大海有着一种懵懵的美好的憧憬,这个时刻,我的脑子里闪现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从蔚蓝到碧绿,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潮起彼伏,美丽又壮观。这个时刻,我脑子里出现的幻影是"外婆的澎湖湾",晚风吹拂,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醉夕阳,只有一片海蓝蓝。难道说这是苍天的美意?让我将憧憬变为现实,送给我机会去亲身体验我早已久仰的大海,可以说,对大海的憧憬让我在这个时刻感受到了年轻人的心潮澎湃和热血沸腾。当被告知地处青岛的下属公司距离海边最近时,我大胆果断的替青和逸尔也做了决断:去青岛!
1985年的年底,我如愿以偿的到达了青岛。在青岛生活了大半年,住在海边的外贸招待所,但与大海隔着个船厂,难以眺望到大海的神韵。我便差不多每天在工作之余到海边走一走,坐在海边的岩石上,在夕阳中欣赏海浪翻出的白花花,在夜幕中聆听海涛的翻滚声。几乎每个周末,我走上青岛那伸向海中的栈桥,期望能领略到书中曾读到的海市蜃楼。遗憾的是,我在青岛的日子中没有看见我神往的海市蜃楼,这成了我的心中挥之不去的纠结。
记不得是哪一年了,总之是很多很多年前,我看见一位可爱的大女孩,如天仙般,穿着几乎拖地的长裙,脸上带着和祥的神情,双手抱在胸前,静静的站在一望无际的绿色青草坪中。那草坪娇嫩得如同新生婴儿的面庞,绿油油的青草如同男人头上的寸头般齐齐整整。我正要张嘴向大女孩问候,梦醒了。就这样一个偶然的梦景如同烙印般的刻记在了脑海中。几十年过去了,未曾料道原来自己就是那个梦中的大女孩,可叹岁月不饶人,我真真切切站在草坪中的时候已经是徐老半娘了。
2002年,开步迈向不惑之年的我,开始亲身体验到什么是似梦非梦。
2002年的春节刚过,我飞越苍穹,移民来到了地处北极的挪威。2月的挪威,正值冬季,漫天的雪花笼罩着挪威这个海滨国家。未曾料到,地处北极的挪威,尽管雪花会霸占几乎半年的时间,却是四季分明。我的官人,土生土长的挪威男子,在春暖花开的5月,将他花园中的草坪收拾得如同男人的寸头,齐刷刷。从房子的窗中所看到的大海如同一幅变化无穷的油画。星星,大海,青草坪和我,在同一个时间凝聚在了同一幅生命的画卷之中。文学作品中曾读到的海市蜃楼也来我的生命画卷中驻足。每天早晨,睁开惺忪的眼皮走出卧房,从客厅和厨房的窗户中随随便便就能领略到咫尺的海湾。无需我刻意的抬头,眼眸中便映入似乎伸手就能触摸到的天空。自家窗下的青草坪与邻居家的青草坪遥相呼应。无论是雷电交加还是烈日炎炎,渡轮每日定时穿梭于我的窗景之中。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海面看似一块静止的绸缎。在微风拂面的时候,海面上出现层层有序的丝丝波浪。在狂风劲刮暴雨如注的恶劣天气中,海面便毫无疲惫般的翻出清晰的白色大浪花。在雪融化的年初和雪花开始飘舞的年岁之间,海面上经常会出现不速之客的大船儿,悠哉悠哉的漂浮在我的窗景之中。每年的夏季,在风和日丽和轻风拂面的天气中,鼓足了船帆的多?船儿,一个个如同富态的饱含幸福感的孕妇,在蔚蓝的海湾中,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在我的窗景中展示他们帆船竞技的雄姿。一年365天,天天都能看见高尔基大说中的白色的海鸥们在海面上自由自在的飞来飞去,并且发出与我无法沟通的鸟语。在漫天风雪地冻三尺有余的日子里,海面依然碧绿粼粼,在我的窗景中独自演绎着大海的神韵。在暖暖的夏季,我会将座椅搬到花园中的草坪上,在官人空闲的假日里,在草坪中摊开桌布,摆上食物和饮料,与官人分坐两边,头顶着白云点缀的蓝蓝的天空,面迎着蓝蓝的大海,聆听着大鸟儿欢快的歌唱,一直坐到头顶漫天的星星,美美的享受着人生的温馨和不惑之年的天赐良缘。
在挪威,一年四季,经常会见到从地面和水面上升起一股白白的如同烟的浓雾,看似电影中出现的幻影。远处的山,树和房子,以及人影,在白色的浓雾中时隐时现。一缕金色的阳光从白雾中柔和的射出。这,应该就是文学书中所描述的海市蜃楼。据百度百科的解释,海市蜃楼是一种因光的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自然现象,是地球上物体反射的光经大气折射而形成的虚像。遗憾的是我活了半百,还未曾见到所谓的虚幻的自然现象。半老徐娘的我,所见到的海市蜃楼是真实的实物。我询问过我的官人,为什么挪威的地面和水面总会升起浓浓的白色的如同烟的雾,我得到的答案是气流的缘故。地处北极的海滨国家挪威,沿海并没有因北极的寒冷而冻结。到处都是大山,陡峭的山崖直插深海,冷杉和桦木却硬是能在海边几乎光秃秃的山上扎根发芽并长成苍天大树。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我与大海相濡以沫的缘份在2006年被残酷的斩断。我含着热泪告别这三年多日日相视的大海。官人卖掉与大海毗邻的花园房,带着我迁徙到了深山老林。尽管海湾距离我仅有二点五公里的车道,四面高耸的山峰,阻隔了我与海,我只能是闻得到海的气息却听不到海的呼唤。海的神韵,我必须等到大雪封山的冬季,等到官人用雪地摩托车载我上了陡峭的山巅上才能隐约的见到。如今,我的窗景中展现的画卷是林海和雪原,还有绵延起伏的山峦,
海之缘将我送到了挪威这块神奇的国土,海之缘令我在半老徐娘的岁月中启程自己新的人生,体验不同社会制度下的风土人情。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