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随 笔 查看内容

尼斯街景

2014-2-11 14:26| 发布者: 黄晓敏| 查看: 892| 评论: 0|原作者: 黄晓敏

摘要: 初春,天空的颜色还没有像夏季那样浓到化不开。轻描淡写的蓝,有一种恬静的味道。盈盈的暖意,催动人们走出门来。街头巷尾,到处是一些有趣的画面。如果不是怕唐突和侵犯别人隐私的话,按动快门拍下来几幅,一定挺有 ...

尼斯街景

初春,天空的颜色还没有像夏季那样浓到化不开。轻描淡写的蓝,有一种恬静的味道。盈盈的暖意,催动人们走出门来。街头巷尾,到处是一些有趣的画面。如果不是怕唐突和侵犯别人隐私的话,按动快门拍下来几幅,一定挺有意思。不过,用笔留住也还是可以的。

1

花儿开了,草也绿了,春风却还一阵暖一阵凉。阳光迷离的清晨,路上行人缩头缩脑,不时裹紧冬衣快走几步,抵挡丝丝寒气。

大巷里转出来一对少女,一样高矮,一样年轻,一样卷曲的长发,一个是金黄色,一个是深褐色。两双长腿迈着一样的步伐。

宽松飘逸的体恤衫,下摆遮住刚好过屁股的迷你短裤,捂了一冬的胳膊和大腿痛快淋漓地在春风中裸露。脖子却怕冷的,又厚又软的粗毛线围脖,绕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把嘴和鼻子都围住。脚上是薄薄的透明丝袜,长筒靴高过了膝盖。

并排走着的两个人,一副随身听,耳机一左一右分别插在俩人的耳朵里,嘴里哼着歌。金发瀑布,棕发瀑布,从左到右荡着同一个频率。

一阵风吹过,行人打个哆嗦,她们毫无觉察。风儿摇落一片紫藤花雨,浅紫色的花瓣,细碎地落在头上肩上,她们也不理会,踏着弹性的节奏,一路紫花点点地去了。

2

路边草地青青,新刷了漆的铁栏杆,绿得格外耀眼。身穿白色短风衣的女士,围巾飘扬,指挥着握方星盘的男人泊车。

她双脚紧并,站得笔直,一边作手势,一边发号令。舞蹈演员的身材,优雅得像跳芭蕾舞的大天鹅。美丽修长的手指,极富表现力地指指点点。

“倒,倒,好,Stop!”

砰!前车灯撞到了铁栏杆。划出几道白印,蹭上几块绿漆。

“哎呀,我不是叫你Stop吗!”

漂亮女士有些恼火,调门高了八度,姿势仍然优美。

“现在往后倒吧,一点点,五公分,四公分,三公分,Stop,Stop!”

砰!这次是车尾碰到了松树。

“你怎么回事,啊?没听见我说Stop呀?!”

嗓音变得声嘶力竭,像破碎了的车灯一样。

青草地,绿栏杆,白风衣,粉花围巾飘扬。

3

海滨城市,经常见到露宿街头的流浪者,天气一暖和,更多了起来。广场上,草地上,商店门口,红绿灯前,他们悠闲地享受春日,不时伸出手来,寻求施舍。如果他们主动打扫一下弄脏的周围,捡去脏纸片,擦掉烂涂鸦,大家是不是会更愿意帮助呢。

游乐园的门口,一个壮汉半躺在花坛旁边,手里拿着一个酒瓶,身上有没洗澡的味道。“给个硬币吧!买饭吃。”他对路过的人说。

行人有的目不斜视,有的瞥上一眼,然后漠然走过。一个大大的男孩站住了,使劲拉妈妈的手,让她停下来。

“给他钱,妈妈。”他说。

“我们走吧。”那母亲似乎并不情愿。

“不走,你给他钱。”大男孩坚持。

“这样的人多得很呢。”妈妈说。

“他没饭吃。”

“你是个大孩,也管不了呀。”

“给他。”孩子背着手,不理妈妈。

妈妈终于掏出钱包,把一枚硬币放在那人的帽子里。大男孩重新拉住妈妈的手,走了。

4

新修的街心花园很漂亮,围栏设计成极艺术的形状。春天刚到,五颜六色的花朵就开满了花坛。旁边的路标也换了,既醒目又干净。除了路标,隔不远还有一些绿色的大牌子,上面用白漆印着可爱的大狗,翘起一条腿说:“我在外面拉屎,可是不污染环境。”牌子下边有一些备用的大塑料袋,供主人拣拾粪便。

没过多久,花圃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不用看也知道,那些来遛狗的人,并不都遵守清洁规则。许多人把狗带到花丛底下了事,有的更省事,连隐蔽些的地方也不屑于找。

前边走着一位上年纪的老人,脚下刺溜一下差点滑倒,原来踩到了一堆新鲜的狗粪。肇事的大动物尚未走远,正在前面窥视,欲说还羞,主人却显得心安理得。遇难老人指着大牌子和塑料袋冲她理论,她嗤之以鼻,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倒是那大狗一步三回头,摇摇尾巴,似乎有点愧疚。

5

星期天,戴高乐广场的菜市格外热闹。这是尼斯最大的菜市场之一,虽然不如海边的老城菜市场那样吸引游客,但是价廉物美,当地人都更喜欢来这里。

我常光顾的菜摊,每到星期天就很拥挤。这儿的菜新鲜,水果种类又多又便宜。我拿起一个箩筐,把选好的水果放进去。过秤收钱的年轻姑娘十分麻利,一边称一边算帐,手里忙着,嘴里不停吆喝。她刚给一个帅大伙称完西红柿,找钱的功夫,顺便把半边脸递给他亲吻,嘴里的玩笑开了一半,突然转身,抓住一个人的手腕。

“哎,干什么呢?放下放下!”

那老太太手里抓着一把杏儿,正偷偷往篮子里塞,神情十分狼狈。这种事其实很少见,因为市场上的东西实在都很便宜,我想不出有人会占这一点便宜。看到老太太的窘态,大家都替她尴尬,恨不得赶紧算了。卖菜姑娘却不依不饶。

“您说,您这么大岁数了……”

“算了,算了。”人们劝道。

“不是我非要计较,她这不是头一次了。”

“她没钱,您不是有钱嘛!”有人半开玩笑地说。

“我有钱?啊,没错,我是有钱,我多有钱啊,钱多得星期天人家都休息,啊,我上这儿来卖菜!”

姑娘抱怨着,继续卖菜,脸上没多少伤心的样子。

6

海边的咖啡座,在午后阳光下永远有一种悠闲。

两杯鲜榨的柠檬汁,后面坐着一对优雅的夫妇,晒出红晕的白皙面孔和戴着墨镜还受不了刺眼阳光的样子,显示出他们是来自北方的游客。独坐的老人在看报纸,身边的咖啡早已凉了。年轻的大学生用手机聊天,不时发出无声微笑。角落里的老妇人像往常一样,久久地盯着街上的来往车辆。

一个胖妇人提着大包大包走过来,东西和身子同时落座,桌椅一阵乒乓乱响。刚坐就开始大声打电话。

“哈喽,哈喽?是我呀,连我都听不出来吗?什么?你大声点,我在咖啡馆呢!喂,你等会儿……服务员,来一杯卡布切诺,请快点儿!”

胖身子扭过来,撞到了邻桌,柠檬汁晃荡了几下,差点溅出来。优雅的夫妇皱了皱眉头。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噢,今儿我没上班,我休病假了。对啊,最近有点累,昨天去看医生,让他给我开了两周病假。今天上街买点东西,打算去意大利玩。是啊,昨天让医生顺便给我老公也开了几天病假,这样不是可以一块儿去了嘛……”

7

我到的时候,市政府民事办公处门口站着两个人。警卫说,已经关门了。大家不约而同地看表。

“怎么,才四点一刻,不是五点下班吗?”

“你们没看见吗,天这么阴,预报有大雨,提前下班了。”

我失望地把手里的证件放回去。好不容易找到时间来……

“您也是来修改证件上的错误吗?”旁边有人问我。又高又壮的黑人,带着明显的非洲卷舌音。

“是啊,新换的证件,打错了一个字母。”我说。

“这算什么,您瞧瞧我这个,”他弯下高大的身子,粗手指点着打开的护照,“性别:女。”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