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散 文 查看内容

北京人 上海人

2014-3-11 01: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2| 评论: 0|原作者: 宋新郁

摘要: 北京人上海人宋新郁古人云:行万里路,破万卷书。吾云亦云:破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我最应该行万里路的时代,旅游还不叫旅游,叫流窜。统治阶级希望每一个人都该干嘛干嘛:当车工就一辈子在同一个地方用同一个车床 ...

生命高于一切!

宋新郁

曾几何时,偶尔路过南礼士路附近的某“军事禁区”,大腰笔直的站岗大兵边上竖一块牌子:“纪律高于生命”。百思不得其解这种逻辑关系:生命都不在了,哪里来的纪律!

许久之后,再偶尔路过,站岗大兵的大腰依然笔直,只是那块牌子上的口号变了:“卫兵不容侵犯”。遂欣然点头:真是一大进步,虽然仍旧没有承认生命的重要。

后来又偶尔听到一首被媒体和许多人津津乐道的主旋律歌曲《红旗飘飘》,歌中不厌其烦地重复了四遍:“五星红旗,……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据说这首歌的词、曲作者以及歌手都是目前国内当红一时的人选。这是我再一次发现生命的不重要,最起码没有五星红旗重要。

榆木脑袋如我,再次纠结。

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话是谁说的我不记得了;人不分种族、肤色、民族、文化、语言、宗教而生来平等,这话又是谁说的我也不记得了。但人类确实会无聊到人为地将许多过眼云烟的所谓“身外之物”划归到比生命更重要的层面,比如有些政客认为权力比(他人的和自己的、但首先是他人的)生命更重要,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比如有些生意人觉得金钱比(自己的和他人的、但首先是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没有财富,生命简直不值分文;比如有些将军认为服从比生命更重要;比如有些党派认为意识形态比生命更重要;比如有些痴男怨女觉得爱情比生命更重要;比如……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东方民族对于生命的“理解”(或曰“不理解”)与众不同。千百年来,我们所受的教育就是所谓“成者王侯败者寇”;百千年来,我们所崇拜的英雄都是草菅人命、杀人如麻的凶手;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所谓“杀一个人是罪犯,杀十万人是英雄”;千百年前,有部下向我们尊崇的大将军请示四十万俘虏如何处置,大将军大手一挥:全部活埋!百千年前,有臣子向我们膜拜的帝王汇报说读书人著书立说,批评政府,破坏安定团结,造成政局动荡,人心不稳,帝王一挥大手:统统活埋!

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活埋作为消灭敌人和排除异己的方法,可能是认为这种方法最经济实惠,最节省人力物力财力(连坑都是由被活埋者自己挖的),同时又最能慢慢折磨别人的生命,最能享受胜利者的嗜血。你想像武侠大说里的好汉那样大喊:有种给老子来个痛快的吗?不不不,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当然,这也许只是我“以大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但愿如此!

斗转星移,千百年过去了,活埋的方法因为太过残忍而遭唾弃,然而我们心目中对于生命的“理解”(活跃“不理解”)并没有与时俱进地改观。

山东临沂的中学花季少女,因为拉直了头发而被学校拒之门外。这是一个学习成绩不错的学生,在她愤然跳楼自杀之后,记者采访该校校长时问道:对于中学生来说,学习成绩重要还是仪容仪表重要呢?那个留着大平头的校长一脸愚昧无知地回说仪容仪表重要,因为这是《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里所规定的。我不奢望这么一个愚昧的校长能够说出《规范》之外的话来(明文规定的就一定正确、永远正确吗?没有写在规范里的就一定不正确、永远不正确吗???对于此类《规范》、《守则》的正确性和必要性,我们可以另文讨论,我想在此引用社科院哲学所徐有渔先生在一篇叫做《常识还需要说吗?》的短文中的几句话:“某地教育局出台《中大学教师职业守则》,其中规定教师不得强奸女学生,人们哗然:难道不作此规定,教师还可以强奸女学生了?”……),我更不相信这么一个无知的校长会懂得哪怕一点点心理学,更不用说性心理学了(他想都没有想过每一个青春期少年的成熟期早晚不同,他以为这成熟程度也是可以统一“规范”的),他可以不明白有那么一个少女比其他同学早成熟了一些(知道爱美了),但他面对一个年轻生命的凋零时所表现出的无动于衷令我目瞪口呆。

河北保定的大伙子酒后驾车撞了人,不会首先下车救助伤者,而是选择驶离现场,并对拦截他的人大呼:我爸是李刚!这难道仅仅是他个人的和他爸爸的过错吗?与这个社会轻视生命的教育传统和社会风气无关吗?

这几天在网上流传的“血房地图”,有心人在其中标注了82处血腥拆迁的暴力地点,从上海到新疆,从黑龙江到广西,每一处都有一出血淋淋的生命悲剧,令许多网友不寒而栗。然而,那些父母官们(多么具有千百年前古色彩的称呼啊!)却又是怎么说的呢?他们说:别怕出人命,热闹几天就没事了!他们还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那么生命呢?我们何以能够如此藐视生命?

是的,或许专制真的产生效率,但专制更产生腐败,更产生草菅人命!这样的效率,不要也罢!

我厌恶生命间的互相杀戮。

我赞赏生命的各自怒放!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