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随 笔 查看内容

最艺术的写作

2014-3-19 01: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71| 评论: 0|原作者: 子兰

摘要: 最艺术的写作作者-子兰 前几日,和朋友聊起鲁迅的仇人。立刻跳入我脑海的,除了梁实秋之外,便是梅兰芳。鲁迅曾作在《最艺术的国家》中:“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是男人扮女人。这艺术的可 ...

最艺术的写作

作者-子兰

前几日,和朋友聊起鲁迅的仇人。立刻跳入我脑海的,除了梁实秋之外,便是梅兰芳。鲁迅曾作在《最艺术的国家》中:“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是男人扮女人。这艺术的可贵,是在于两面光,或谓之‘中庸’!男人看见‘扮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表面上是中性,骨子里当然还是男的。”

‘中庸之道’在中国向来备受推崇。先推之为人处世,后又推广到艺术中。现在仔细想来,文化界又何尝不是呢?譬如中国人写外文。外国人看到的是‘写外文’,中国人看的是‘中国人写’。或者,反之甚之,外国人看到的是‘中国人写’,中国人看到的是‘写外文’,两面看来都新奇有趣。

“外文写”在中国已有历史。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学西文”广得人心,那么再进一步“用西文”也在情理之中。在此事上第一次大放异彩的,我当推林语堂的(之前当然也有其他人的著作,如胡适,只是在国外影响力远不如林语堂,故暂时撇在一边)。林语堂只用了十个月“忙里偷闲”便完成了伟大的著作《吾国与吾民》。一经出版,立刻收到美国文化界的好评:“只有一个中国人才能这样坦诚、信实而又毫不偏颇地论述他的同胞。”我先拜读了中文版,林大师果然博古通今,融汇中西,一提笔洋洋洒洒提及西方各国思想家,文学家及各种历史。我读其笔下中国人,犹如读鲁迅的阿Q,龙应台的上海男人。我很好奇文中诸多带有中国文化底蕴的句子是如何用英文表达的,于是又看了英文的原著并学习到了一个新的概念:中国特色英语。譬如闺怨是a sad lady in her boudoir;哭爹喊娘是cry for mamma;或是在《京华烟云》里,洗尘是wash the dust;过门是cross the threshold.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读这些英文尚且要想他要表达的意境。我很诧异外国人是如何能文字背后的文化背景的。

林语堂为外国人了解中国的文化习俗打开了第一扇窗,其历史意义固然是不可否认的。但是做为文学艺术,我不认为在中国出生,在中国长大的人,能用它国的文字更随心所欲的表达出自己的思想。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却不用最熟悉的语言,其为一误;但凡一个国家,只要稍有历史,长河中必然沉淀下很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若要用他国的语言去描述,恐怕“人虽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指其一端,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明其一处”。例如敕勒歌中有一句: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翻译成:

Like an inverted cup is the sky.That covers the wasteland.

天空似个倒置的杯子,盖在荒原上。

敕勒族是游牧民族,穹庐是他们所住的毡帐。他们把天比作穹庐一样遮盖大地,既大气磅礴又贴近生活。且不说“荒原”和后面的“风吹草低见牛羊”,单单气势上就输了一大截,就好比隔夜的佳肴,其为二误。好书出名了,别人怎么译回来,便由不得你。无论多好的译者,多少总带有自己的见识和想法,其为三误。再加上读者总有自己的想法,此为四误。半道出家的外国读者有前二误,本家出来的中国读者有此四误,无论作者有多深的学识,读者也只能图个新奇罢了。

观林语堂其中国文化功底极深厚,尚且不能功德圆满。再看现在欲用“外文写”的人,不如先静心把中国文学修炼到炉火纯青。若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勉强为事,则高不成低不就,贻笑大方。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