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杂 文 查看内容

六个月四千元,无期三百六十六万元,死刑没钱

2014-3-19 02: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90| 评论: 0|原作者: 宋新郁

摘要: 六个月四千元,无期三百六十六万元,死刑没钱宋新郁纷纷扬扬的高晓松醉驾案以上诉期限已过而高晓松放弃上诉而尘埃落定。在这场官司中,民众更为关注的的是高晓松的身世和他的私生活,对其官司本身关注甚少,对醉驾的 ...

六个月四千元,无期三百六十六万元,死刑没钱

宋新郁

纷纷扬扬的高晓松醉驾案以上诉期限已过而高晓松放弃上诉而尘埃落定。

在这场官司中,民众更为关注的的是高晓松的身世和他的私生活,对其官司本身关注甚少,对醉驾的后果知之不详,只模模糊糊听到是醉驾,造成四车追尾,三人受伤。民众并不关心实际经济损失是多少?受伤者伤到什么程度?四千元罚款和六个月拘役是否量刑适度?许多人甚至并不知道拘役与徒刑的区别何在?包括我。(拘役就是传说中的去昌平砸石子吗?)

许多年前,有一位姓鲁的作家说中国人都有“看客心态”,许多年后我说这还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看客心态,尤其是对比自己强的、比自己有名的或是比自己有钱的,更是如此,这心态套一句老北京土话就是:让你丫得瑟!

同样醉驾的陈家正在上诉,认为一审所判的无期徒刑量刑过重(好像对于所附带的民事赔偿366万余元并无提出异议)。

中国古语有云:打了不罚,罚了不打,对于已经刑拘一年的陈家的又打又罚引起了我的兴趣。

陈家事件的确很严重,但对于他的处罚更为严重。听说陈家的家人四处举债,已经赔偿了死者家属近二百万元,我不想对民事赔偿的数额说三道四,因为毕竟多少钱也无法弥补这一车祸给死者和死者的家属所带来的的不幸。但这又打又罚的判决倒是有些令我不解:你想啊:陈家是无期徒刑,没听说过在监狱里能挣大钱的吧!那剩下的这部分赔偿金应该由谁支付呢?法院这次倒是和民众的看法空前一致:陈家的家人继续赔!他们家正准备卖房子呢!

请问陈家的家人犯了什么罪?请问他那新婚刚刚半年的妻子又犯了什么罪?为什么他们要承担对于陈家醉驾的处罚?仅仅就是因为他们有亲戚和夫妻之情吗?是连坐还是株连?

为什么没有人呼吁说:能不能对陈家网开一面,让他有机会悔过!让他用下半生挣钱赔偿死者的家属!让他的妻子不至于因为卖房而无家可归?让他同样悲痛欲绝的父母不至于为了无法支付赔偿金而不能安度余生!

没有,有的只是另一种呼吁。

继西安音乐学院师生在庭审现场呼吁药家鑫罪不当死之后,又有了五教授呼吁对药家鑫“刀下留人”的声音。不过这五教授是匿名呼吁的,只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呼吁是因为不公平。

不错,药家鑫不是醉驾,他是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跳出车去用他那高雅的弹钢琴的手势连砍八刀杀害无辜的,理由简单得令人发指:农村人太麻烦!

我不知道其他的四位教授是否有一天有勇气站出来解释公平不公平的问题,我也不是一个冷漠到坚持要置药家鑫于死地而后快的人,正相反,我是一个赞成取消死刑的人,可能比五教授更加慈悲为怀。我之所以把这三个我素昧平生、他们也彼此不认识的人放在一起说是因为我对许多事情也搞不明白:

同样是醉驾,高晓松是危险驾驶罪,陈家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同样是附带民事赔偿,陈家是三百六十六万,药家鑫是四万五千元(尚未完全支付);

同样是醉驾,到底造成多大伤害和损失算是危险驾驶罪,造成多大伤害和损失算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呢?

同样是附带民事赔偿,是北京贵西安便宜还是真的如药家鑫们所想的是城里人贵农村人便宜呢?

名人犯法究竟是“杀一儆百”从重呢还是“网开一面”从轻呢?

给别人造成伤害之后,究竟是像陈家那样主动道歉积极赔偿呢还是像药家鑫那样逃避责任甚至家属搬家逃避呢?

今后的法律条文里能不能少一些抽象名词而多一些具体数字的规范呢?比如少一些“特别严重”、“特别恶劣”、“民愤极大”之类;比如多一些“造成经济损失二十万元者”、“造成对方一级伤残者”之类……

2011年6月1日

北京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