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纪 实 查看内容

死亡日记

2014-3-19 02: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4| 评论: 0|原作者: 宋新郁

摘要: 死亡日记宋新郁2011年3月28日。从这一天开始,父亲粒米不进,却时常一点一点地排泄,气味极大。妈妈说这是要把尘世的一切排泄完毕,跟来时一样,要干干净净地离开呢!妈妈说求求我让他们回老家吧!我本来觉得我可以 ...
死亡日记
宋新郁
2011年3月28日。
从这一天开始,父亲粒米不进,却时常一点一点地排泄,气味极大。妈妈说这是要把尘世的一切排泄完毕,跟来时一样,要干干净净地离开呢!
妈妈说求求我让他们回老家吧!我本来觉得我可以独自尽完孝道,独自操办后事,就不用麻烦兄弟姐妹们了。
去医院开了营养液回来,问莹莹大夫我是否应该送父亲回去,她果断地说:赶快!
社区卫生站怕担责任,这个不给输那个不给输的。看着在家给父亲输液的护士,我忽然觉得应该让他们回老家,免得留什么遗憾。
……
2011年3月29日。
早上起来,见母亲已经为父亲穿好了早就准备好的“寿衣”,我告诉父亲说起来上车吧,咱们回家!已经两天口齿不清的他清晰地说出:好??
一路上,父亲出人意料地安静,除了睡觉,醒来也是来来回回地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其实他是平躺在我放在商务车后仓的一个床垫上的,那么低,能看到的大概也只有天空吧。
终于到了,安顿好后,妈妈对他说到家了!父亲挨个看看我们,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我明白他的意思:终于安心了!
……
2011年4月1日。
我接到消息到达医院时,父亲已经离开人世,亲人们都在。我轻轻锨开父亲头上蒙着的被子,父亲清瘦的脸苍白而毫无生机……
父亲离开时只有大姐一个人在他身边,大姐说父亲是上午8点40分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当时二嫂正在楼下给父亲拿药。
……
殡葬公司的车来后,我让所有的人回家休息,我和二哥二嫂、三姐夫和侄子
随车来到烈士陵园,与殡葬公司的人商量细节。
大厅内,父亲被安放在一个所谓的水晶棺里(透明、制冷),家中常用的被褥换成了“铺金盖银”,他们拿来大匹的白布和草纸,教我们裁剪成各种形状:儿子们的孝帽,女儿们的麻衣,亲友们的腰带,孙子辈儿的孝帽等等。
他们还问我要不要纸扎的汽车、电视机,我拒绝了,而且已经能故作轻松地与他们开玩笑了:我父亲没有驾照而且耳聋之后多年不看电视了……
……
今夜要守灵,而且不能关门。殡葬公司的人说,这样阳界和阴间才能相通。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在这样一个五米多高的大厅里。
雨一直沥沥地下个不停,下午三点左右居然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我想起大时候父亲第一次教我什么叫夸张:燕山雪花大如席。望望身后冷藏的“水晶棺”,我在心里说:爸爸,这就是你最后一次向我说明“大如席”是什么样子吧!
傍晚时分,雪停了。
天黑透的时候,雨也停了。
今夜,我和二哥一起为父亲守灵。
我喝了半斤白酒,和衣钻进被窝,给几个已经约好见面而不能见面的朋友发了不能赴约的短信通知:
“家父于2011年4月1日08点40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他于军阀混战的1926年降临人间,在灾难频繁的2011年驾鹤仙去,享年八十有五。对于我来说,愚人节从此名副其实,天空中从此多了一双关注我善良一生的眼睛。感谢各位好朋友的关爱和支持,逝者已矣,生者仍应奋力前行!”
关掉手机,我闭上了双眼:
父亲,托梦给儿子吧!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