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杂 文 查看内容

纪念季老先生

2014-3-26 23: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29| 评论: 0|原作者: 子兰

摘要: 纪念季老先生谨以此文献给同是狮子座,同样爱猫的季羡林大师作者-子兰一眨眼,季老离我们而去已经一年多了。去年的7月,我在上班的时候突然得知季老辞世的消息,颇为震惊-过于1999年(1),多于2005年(2)。虽然对于98 ...

纪念季老先生

谨以此文献给同是狮子座,同样爱猫的季羡林大师

作者-子兰

一眨眼,季老离我们而去已经一年多了。去年的7月,我在上班的时候突然得知季老辞世的消息,颇为震惊-过于1999年(1),多于2005年(2)。虽然对于98高龄的老人,他的离去也在“情理之中”,但我依旧上网搜索了一番,希望有星点可能证实消息的错误。事实毕竟已成事实,后来年底又发生“故居失窃”案,感叹之余,就想着似乎该写点什么,结果抵不过一个“懒”字。拖过了季老的诞辰,拖到了今日才迟迟动笔。

我一直认为中国文化发展到唐朝,至李白登峰造极,然后渐渐衰退,再至近代,仿佛回光返照。第一次看到韩寒的“杯中窥人”,几乎惊为天人,以为他将开启一个新纪元。可惜他成名太早,大时了了,现在我只能祝愿他在职业赛车手的道路上一路奔驰了。而季老的逝世,在我看来,是那回光最后一点火花的熄灭。

我拜读季老的第一篇文章是《清塘荷韵》。读到此文的时候,正处对荷花的叛逆期。我本是极喜欢荷花的人。一是源于文,初中背诵周敦颐的《爱莲说》,后来又背诵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二是源于景,杭州里上海不远,暑假的时候常有机会去西湖大游几天。一读一赏,一赏再读,几次三番,不蔓不枝,亭亭净植的荷花便在我脑海中扎根了。然而文中或湖中的荷花真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一直到初二的时候我去北京,居然在菜市场买到一朵荷花。当天夜里,我盯着它两大时,突然感觉这花假的像纸花似的。从那天起我“物极必反”地无比厌恶起这种花来。高中的时候还因为写文章贬荷花被语文老师在班里狂批一顿。后来某天我在新一期读者中看到《清塘荷韵》,本想翻过,视线扫过之际,却忍不住驻足。季老的荷塘不如朱自清笔下的迤逦,也不是周敦颐那般的清逸,却有平常人家朴素的美。如果一定要做比较,我会说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是一幅笔墨浓重的古典西洋画,而季老的这篇则是写意的中国画。那之后,我和荷花之间的误解也随风飘散了。

“朴素”是我唯一愿给予季老的评价。正如国画,其之美,非得排除杂念,静心欣赏。佛家意在普渡众生。季老研究佛学,下笔之处处处相近“大家”。我曾有次把季老六千多字的悼文《忆章用》一丝不苟地抄录了下来。大概所亲近所仰慕所喜爱的人离去大都“不能相信”,譬如胡适对于徐志摩的死。志摩死得悲壮,胡适写得淋漓,虽然遗憾,也只有遗憾,那是一个大人物纪念另一个大人物的悼文,与我的生活还是很远。但譬如季老对于章用的死。我并不认识章用,又何妨呢?这不是一位大师在缅怀另一位大师,而是一位朋友在伤感一位知己的故去,仿佛就在我的生活中,仿佛我也认识他,仿佛我和季老一起在伤感我们共同的朋友。我在“办公处”阅读完了他的这篇“忆章用”,一时间就潸然泪下。

季老研究梵文,也研究佛学,我想,这造就了他与其他文人其他大师不一样的情怀。我从不觉得季老是个大师,而这正是至高至上的境界。

季羡林语录:

天地萌生万物,对包括人在内的动、植物等有生命的东西,总是赋予一种极其惊人的求生存的力量和极其惊人的扩展蔓延的力量,这种力量大到无法抗御。

那时荷花大概会在冰下冬眠,做着春天的梦。

人的记忆也是怪东西,在每一天,不,简直是每一刹那,自己所遇到的大大大大的事情中,在风起云涌的思潮中,有后来想起来认为是极重大的事情,但在当时看过想过后不久就忘却了,费很大的力量才能再回忆起来。但有的事情,譬如说一个人笑的时候脸部构成的图形,一条柳枝摇曳的影子,一片花瓣的飘落,在当时,在后来,都不认为有什么不得了;但往往经过很久很久的时间,却能随时能明晰地浮现在眼前,因而引起一长串的回忆。

每个人都争取一个完满的人生。然而,自古及今,海内海外,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所以我说,不完满才是人生。

时间是亳不留情的,它真使人在自己制造的镜子里照见自己的真相!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