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小 说 长篇小说 查看内容

菊花湖

2015-2-6 00: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48| 评论: 0|原作者: 施文英

摘要: 菊花湖施文英著真诚看待生命的每一刻(自序)这部小说,源自一封信,一封我从中文翻译成法文的信。一位多年没有联络的朋友,有一天,突然打电话给我。他是巴黎的服装设计师,在巴黎华侨文教中心举办过几次成功的服装表 ...

菊花湖

施文英

真诚看待生命的每一刻(自序)

这部小说,源自一封信,一封我从中文翻译成法文的信。

一位多年没有联络的朋友,有一天,突然打电话给我。

他是巴黎的服装设计师,在巴黎华侨文教中心举办过几次成功的服装表演。我因为去采访其中一次时装展演而认识他。由于我们住在同一座城市,几次往来,变得熟悉起来。

这次,他问我可不可以帮他的忙?我连忙说:「只要是我能帮得上的忙,一定为你效劳。」

一问之下,原来是他希望我替他翻译一封信。

他的人生经历坎坷,而三个儿子在法国成长,不谙中文,有很多的事无法说得清楚。他希望孩子了解他所经历的一切。他请了一位法国代书,用法文写出。但其中一些书信资料,尤其有一封中文信,涉及他的身世,必须先翻译成法文。

他说:「这是一封关键信,十分重要。」

这封信,道出一个分离了25年的动人故事,看了令人感慨万千?

他生逢乱世。日军占领越南时,他母亲正在一家赌场工作。当时,他父亲是日本高官,看上了美丽的赌场发牌小姐。他多次追求,逼母亲就范,她都不肯。后来,他母亲提出正式迎娶的要求,才勉强成婚。他自己,就是在这个时候诞生的。

日本战败,日军撤退,一家失去联络。

其后,母子开始一连串坎坷曲折、颠沛流离的日子。他的人生,是一页充满血泪的辛酸故事。

这封信,是日本父亲写给失散多年的儿子的信。

我替他把这封中文信翻译成法文。书写私人传记的法国代书,就将这封翻译信,原封不动的搬进法文小传中。

他的三个孩子,在读完他的这篇小传之后,才了解他原来承受了那么多的挫折与苦难;明白他的焦躁忧郁,来自他凄惶悲凉的身世。

故事主人希望我能把他的故事写出来,写成一部小说。

但如何书写?一部小说,是一项庞大的工程,要从何着手?一个故事,只是一副骨架,必须要放进血肉,注入灵魂,才能赋予一部作品真正的生命。

我进入他的故事中,想象自己是主人翁,经历过这些人世的磨难,乱离动荡的岁月。我将自己完全融入到这个角色里,用自己的感情,来铨释这一段生命。

书写的同时,我也带着自己的生活理想,对生命不倦的热情,走过这一段曲折的心路历程;用自己对生命怀抱的想法,来思索这一段不平凡的人生。

愿这本书,和这个故事的主角所经历的一切,带给我们美好的人生启示。

目次

第一章

干戈未定欲何之

(1)田园寥落干戈后

(2)冻雷惊荀欲抽芽

(3)?艳一枝细看取

第二章

鸿雁悲鸣红蓼风

(1)准拟今春乐事浓

(2)今夜残灯钭照处

(3)春风疑不到天涯

第三章

时难年荒世业空

(1)冻雷惊荀欲抽芽

(2)此生此夜不长好

(3)多少泪珠无限恨

第四章

世事茫茫难自料

(1)钭风细雨到来时

(2)去年今日恨还同

(3)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五章

东风吹水绿参差

(1)野水参差落涨痕

(2)岂知流落复相见

(3)困人天气日初长

(4)人间有味是清欢

第六章

万顷波中得自由

(1)满江风浪夜如何?

(2)千载亭亭立此山

(3)山头斜照却相迎

(4)一片冰心在玉壶

第七章

传与风光共流转

(1)线去针来日日忙

(2)欲下并刀还忖度

(3)同伴笑我裁剪忙

(4)手携刀尺走诸方

第八章

故人应在千山外

(1) 便觉眼前生意满

(2)意行无路欲从谁

第九章

依然枉却一春风

(1)远书珍重何由答

(2)解释春风无限恨

(3)只恐风花一片飞

(4)籁籁风中落叶声

第十章

赏心从此莫相违

(1)世事无端何足计

(2)莫辞盏酒十分劝

(3)旧事凄凉不可听

第十一章

野芳虽晚不须嗟

(1)苑边高冢卧麒麟

(2)圃露庭霜何寂寞

(3)院中新年感物华

第十二章

水远山遥处处同

(1)试炼如火风雷袭

(2)满眼蓬蒿共一?

(3)天教心愿与身违

(4)云物不殊乡国异

(5)回首青山入梦频

第一章

干戈未定欲何之

宋末王中「干戈」

1)田园寥落干戈后

这几年,中国南方的夏季酷热难当。入暑以来,地面迸裂开一条条缝,裸露在炎阳下。

从屋宇的这端望去,天际的地平线,平缓中,转成参差不齐,嶙峋插入天空。

敖勇,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修长的身材,正在一列平房前面的空地上练武。他的身手矫捷,练起拳术,像火车引擎上的活塞一样,永不疲倦。

屋内,他守寡的母亲正在和亲友们谈论着时事。他们透过一扇狭窄的窗户,看到敖勇在热辣辣的太阳底下,腾舞跃动的身影。

亲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

「你的儿子长得真是一表人才!」

「是啊!他多才多艺,还擅长功夫、拳术。」

敖勇的母亲说:

「他平时就是喜欢玩双节棍,打拳武剑。」

「可惜啊!生在这种战乱的年代!」

「正因为他喜欢挥刀舞剑的,才让我操心呢!他正值躁动不安的青春期,血气方刚,老爱打抱不平。外面又这么乱,我怕他有一天会惹祸上身的。」

「他是家里的独生子,?难道不怕儿子遭坏人挑衅,被强盗杀害吗?」

「我当然担心,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做母亲的只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敖勇,就是在鸦片战争之后诞生的。这时的中国,正走入战争,人民生活在凄惨之中。

他的青葱岁月,就在流寇猖獗,兵荒马乱,国愁家恨中度过。光绪初年,中国又逢旱灾、地震,万户萧条,炊烟断缕,饿殍载道。

敖勇的家乡,是在一个海风吹拂的小镇上,在中国广东省的阳江。

这个滨海的美丽地区,居民以制漆为生。

阳江的漆艺,始于明末清初,有着悠久的历史。

由于阳江地处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补给港和中转港的重要位置上,古代造船业十分发达,带动了漆艺的兴起。

当年的阳江县,船桅林立,拥有众多的造船厂。

发达的造船业,催生了许多相关的行业,其中就有桐油。因为船要防腐,最早就涂上一层桐油。刚好阳江到处都有油桐树,盛产桐油,所以阳江古代的桐油业也很发达。

用桐油来上釉的器具,也应运而生。

后来,由桐油进步为油漆,阳江漆艺也就成了「阳江三宝」之一,与豆豉、风筝鼎足而立。

阳江的漆,当时都用作家具涂料,被誉为是世界最好的。防潮,耐用,又古雅美观。当地居民常用这种漆来漆箱子;漆皮箱时,以杉木为胎,内外各贴一层牛皮,经过加固烫平,再在表面髹漆而成。盖上这种漆,在渡河的时候,家具就不会进水。

这个时代,那些脑后扎着长长发辫的阳江居民,穿着唐衫短挂,忙着搬皮箱,上桐漆。闲暇的时候,搓搓几圈麻将,听听广东大戏。这样闲逸的生活,安乐的画面,却被外围的兵燹打乱了。

战争的气味,弥漫到乡间。乡民们,一改平日的闲散无聊,时常聚在一起,谈论起国事家事来。

英法侵华战争中,清政府的政策失败,又没有抗战的决心;于是,让侵略者有机可乘,得以长驱直入。第二次鸦片战争最后一年,清文宗咸丰十年,即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这是清朝开国以来,中国的都城首次被外国人占领。

1860年是庚申猴年,咸丰皇帝一手制造了人质事件,拿都城居民身家性命来做赌注;结果玩火自焚。他逮捕了三十多人,都是谈判代表,抓进去之后没几天,就整死了十几个人质,其中还包括《泰晤士报》的记者。这就给纵火者提供了口实,借口不伤害首都人民的性命,纵火烧圆明园

对这次联军的洗劫和焚毁皇室林园,法国大文豪雨果就曾经强烈的?责,称英法联军的胜利,是「两个强盗的胜利」。

清政府先后和英法两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割地赔款。

对于太平天国事件,清政府引用外国军队,来镇压内乱。这时,各地方政府继续腐败。

官府变本加厉,额外多征收田赋和漕粮。农民更是苦不堪言,有人因交不起赋税弃田而走;另一些人即使丰收年景,也不免挨饿受冻,一遇到水旱灾荒,就相继流亡。

尖锐的社会矛盾,导致了社会风潮迭起。鸦片战争后,农民的抗粮抗租斗争,不断出现,而且规模越来越大。农民暴动事件,此起彼伏,更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动荡不安。

这时期,各处人心惶惶,地痞流氓、盗匪黑道,进入乡镇,奸杀掠夺。

阳江这个滨海的小地方,即使漆艺发达,乡人还是保留着散漫的性格。对制箱上漆的工艺,还抱持着满不在乎的态度。工具、漆桶,杂乱无序,摊放在草率搭起的棚子前的泥地上。

这一天,乡民们又在屋外,围坐着谈论时事。

外面的世界愈来愈不平静了。亲友们又再次劝说敖勇的母亲:

「什么都不重要,但下一代的前途还是要算计的。」

「时局不好,要想想办法,不能让?的独生子遭到不测。」

「那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把他送到国外去吧!这里实在不安全。」

「要送到哪里去啊?」

「大家都说南方安定,战火不会蔓延到那里的。」

「你们说的是外国吗?」

「就是越南啊!很多人都送孩子到那里去了。」

「国界以南,偏南的国度多遥远啊!」

「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唯一办法。」

在亲友们的怂恿下,这一次,敖勇的母亲终于下定了决心。即使万般不舍,他母亲还是凑了钱,把他送到越南去。

生逢乱世,离开家乡,出走避难,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乡人打听到有船往南方去。敖勇就在亲友的安排下,在十八岁这年,乘船渡海到越南。

他在近海南岛的地方乘船,横渡琼州海峡和北部湾,在越南北方的海港靠岸。这个红河三角洲上的港口城市,就叫海防。

像所有难民一样,他被当地的华侨雇用,当送货员,搬运石灰和棉花。

有一天,他邂逅一位黄家的女孩,她正好是老板的千金。

敖勇年少英俊,又擅长处理家族事业,老板女儿很自然的就爱上了他。两人顺理成章结婚,生了四个孩子:长子感荣、长女大妈、次女梅,和幼子感余。

敖勇的事业繁荣,他经营棉花、石灰,尤其是用来保护船壳的油。这种油涂在船身上,坚固,防潮,耐水,并且没有裂缝。因为他有生意眼光,又经营有道,不出几年,敖家就变成海防唐人街最有钱的人家,家里请了很多佣人来帮忙家务。

敖勇,就是我的外祖父,当时从中国移民到越南的成功典范之一。

在我外祖父辞别故乡之后的年月里,中国仍在内忧外患之中。188312月爆发中法战争,1894年再开启甲午战争。

敖勇在中国社会动乱,扰攘不安的时期,远离了广东故里,到境外之南,享受着没有硝烟的太平日子。

令他安身立命的越南,慢慢的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这一片梦土,在敖勇还未南来之前,也同样经历了政治上翻天覆地的巨变。

法国在十九世纪的后半叶,就开始入侵中国的传统属地越南。1858年攻占西贡。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法国借用侵华法军进攻越南南圻。1862年,法国和越南阮朝签订第一次西贡条约,西贡一带割让给法国。

1884年,法国和越南阮朝再签订条约,否定了清朝对越南的宗主权。

清政府和法国签订了《天津条约》后,越南就正式纳入了法国的统治。

因缘际会,移民到这法属殖民地越南的我外祖敖勇,得到天时、地利、人和,事业发展顺利。

五十岁了,外祖父仍然意气风发,气度不凡。他的身材魁伟,看起来还是一位堂堂美男子,而他的妻子却已经老态毕露,让他不再有半点兴趣了。

有一天,一位从乡下来的年轻女孩到敖家来帮佣。她只有十六岁,因为她妈妈认识敖家,陪着她来。

在这个年代,越南穷人家的女孩,都在富裕的中国人区工作。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