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纪 实 查看内容

被窃之后(二)

2015-5-13 21: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51| 评论: 0|原作者: 冒寿福

摘要: (二)午后,也就是二月十四日的午后,两点多钟,我们正吃完午饭,忽然听到我们大楼的房管员在楼下大叫:“××夫人,有人给您送身份证来了,是从布达送来的”。有人给我送身份证来?我觉得奇怪,难道警察局的工作效 ...

(二)

午后,也就是二月十四日的午后,两点多钟,我们正吃完午饭,忽然听到我们大楼的房管员在楼下大叫:“××夫人,有人给您送身份证来了,是从布达送来的”。

有人给我送身份证来?我觉得奇怪,难道警察局的工作效率那么高,二十四小时就破了案,小偷已经被抓到,被偷的东西就物归原主了?我高兴得跳起来,开了门,快步走到走廊上,等穿制服的警察。只见楼梯上慢步走上来一个中年男人,约四十多岁,高个子,两只手上各提了一个大口袋,后面紧跟着房管人。

看看这个没穿制服的人,我想可能是便衣警察,可是为什么手上提着两个大口袋,细看他的神情,又不像警察,我更加奇怪,怎么有这么个人给我送身份证来呢?

“这位先生捡到您的身份证,特别从布达赶来,给您送来了,应该谢谢他。您的身份证丢了,是怎么回事?”房管人问。

“不是丢了,是昨天我的手提包让人偷走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房管人说完就走了。

我跟来者在走廊上迎了个对面,他面貌和善,有点风尘仆仆,黑色头发,面色略显憔悴。他微笑着跟我打了招呼,问了好,便从他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本身份证来,恭敬地交给我,就停在走廊上。

我打开一看,果然是我用了多年的身份证,简直不能相信我的眼睛,居然会有这样大的喜事突然从天而降,真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今天清早,我打开布达工业大学前的垃圾筒,就看见在垃圾上有这本身份证,我打开一看,是您的身份证,又细细看,知道您原来不是匈牙利人,从您的名字和相片上能看得出来。您还是个博士,大学教授,是个有身份、有声誉的人,所以我就决定给您送来,大概是您丢了身份证。要补一本身份证很不容易,需要弄齐很多资料,要跑很多路,才能补到,我也丢过一次身份证,费了不少事才补上新的,现在我给您送来,会省去很多麻烦。”来人真诚地说,彬彬有礼,很客气,很和蔼。

我愣愣地看看他,真没想到我还会再见到我已丢失的身份证,有点像在做梦。我低下头,翻翻身份证,看看相片,身份证略有污秽,略带垃圾筒气味,又捏捏纸张,证实我真的不在做梦。平常别人都说我有口才,可这时也只能挤出个“谢谢!”

来人看到我愣着,又反复翻着身份证,以为我在怀疑他,便解释说:“我不是小偷,我是个失业工人,无家可归,虽然我很穷,但宁死,不偷。您看!这是我的身份证。”他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给我看。

“我那里把您当成小偷看呢,我谢还来不及谢呢!我只为您的善意感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我真觉得对不起他,让他有这种难堪的感受。

“我当然相信您,您不给我看身份证,我也不会怀疑。我是在想,如今像您这样的人太少了,我很幸运,居然给我碰上了。”

“我的朋友劝我,叫我别把身份证送来,因为会自找麻烦,引起警察的注意,会把警察引上门来,说我是小偷。我说:我怕什么,我不怕警察,我不违法犯规,我怕什么!捡来的身份证给人家送去,这是应该的。”

这时在我的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应该谢他,本能地掏出留在衣服口袋里的两千福林来,恭敬地交给他。

“这是我的一点感谢的心意,请您收下吧!”

“我可不是为了这个送身份证来的,我要是有固定的住址,也许我也会叫您去拿。用信寄来很慢,又怕遗失,还不如自己送来,又快,又一定能送到。当然,说老实话,我也有点好奇,想看看在我们国家工作了几十年的外国人…..,他们生活得怎么样?…..!......我怎么办?我不能收,谢谢了!…..”他不好意思地拒绝了。

“我请您收下,我不能白白地让您这么远给我送身份证来,您辛苦了!帮助我太大了,我感激您的好心,表示一点心意。您知道,我做新的身份证不但很费事,也是要花钱的。”

他勉强地,似乎有苦说不出地接住了钱:“那…..…..谢谢了!我就不客气收下了。唉!我是个泥水工人,因为脊椎有了病,尤其是不能爬到高处去工作,就被辞退了。从那以来,再也没找到工作,如今不像以前工作有保证,要是因病不能干自己的本行,还会找到别的工作干,现在可不行了,尤其是四十岁以上的人,又有病,谁还录用我呢?国家机关、私人企业只招聘健康的年轻人……

他说着挥了一下手,是对社会的不满,似乎也在叹息自己不幸的命运,他又接着说:“我现在靠失业救济金过日子,每个月拿一万四千福林,您现在给我两千福林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帮助,谢谢您了!唉!….唉!….我可不是为了这个给您送身份证来的。”

“是我谢谢您才对,您为了送身份证,特别从布达跑来,辛苦了,这可真是减少了我很多的麻烦”。说时,我心里在盘算,在这物价天天上涨的日子里,一个月只有一万四千福林的收入,怎么过日子,饭大概也吃不饱。

“您报案了吗?不管丢了什么,都应该报案。尤其是丢了身份证,没有警察局的报失单,就没法补新身份证。”他严肃地说,又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给我看:“您看!我的身份证也是新的,是不久前补来的,麻烦得很呢!”

“昨天就去警察局报了案了,不过,虽然报了案,我的东西是找不回来了。”

“世道变了,不像从前了,现在的人是不管有钱没钱都是抢呀偷呀的,我们真正的匈牙利人是不抢也不偷的。要是别人丢掉的东西,我捡来了,物归原主,那可不能算偷。这个袋里装的都是从水果店后门的垃圾筒里捡来的柠檬和苹果,虽然都有些小毛病,但是用刀把坏的部分削去,还是可以吃的。钱少只有用这个办法来补助生活费用。”

他说的“真正的匈牙利人不抢也不偷,”使我联想到匈牙利的历史,匈牙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被邻国瓜分去了三分之二的国土,还真是没有侵占过别人的国土,因此我更尊重他的话,也就想到他的安身之处。

“您住在哪里?”

“我无家可归,以前有点积蓄,租个便宜的房住,以后只有租床位,现在的积蓄花光了,也只有到处流浪了,没有一定的住处。现在住在一个老太太家的园子里,园子里有个放工具的小屋子,老太太同意我住在那里,也可以为她壮壮胆子,现在偷窃,抢劫杀人的案子太多,她害怕,有时她出去,我也帮她看看家,我就这样在混日子。”

“那您的家属呢?”

“我没有家属,好在没有,要是有,像我这样失业的穷光蛋能养活家吗?谁又愿意嫁给我呢?有了上顿饭,可没有下顿的。从前为了成家,就想把赚到的钱存起来,结果钱还没有赚够,就失业了…..

说着说着他辛酸地苦笑了,像是在叹息自己的不幸与无奈,也像是在责备残酷的社会。他还想说什么,可又把话吞了下去,可以读得出来他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有苦无处说…..

这时我才发现我们两人都愣愣地站在走廊上,只顾了说话,还没有时间请他进屋坐坐。

“请进去坐一会儿吧,对不起,只顾了说话,还没有请你进屋去,真不礼貌!”

“不用客气,我还得把这些捡到的东西送回去,再多就提不动了,您别看我失业,一定很清闲。其实,每天为着填肚子,还真忙着呢!不是每个垃圾筒里都能找到有用的东西。”

“请进去喝杯咖啡,歇一歇,办别的事还有时间。”

“不了,您看我这身脏衣服。”他拉着自己的衣服说,脸上泛起了不好意思的红晕:“我把您的家也要弄脏了,不好意思,不可以进去,我还是走吧!对不起!”他讪讪地说。

他说完话,掉头就向楼梯走去,像要逃脱自己的肮脏: “再见了!”  我跟在他身后追上几步,大声说:

“您以后有什么困难来找我,你已经知道我住在这里。”

应着我说的话,他停了下来,站在楼梯上,对着我说:

“您是退休的人,境遇也不比我好多少。我们的区别只是:我没有住房,而您也只有一小套公寓住宅。您的退休金,比我们工人的退休金也多不了几个钱,您也需要帮助!…..再见了!也许我们以后还会见面。“他快步走下楼去,头也没回,决定要在感恩的人面前面跑走。

我也下了几步楼梯,紧跟在他身后,又喊道:

“哪我怎么感谢您呢?”

他又停了下来,转过身说:

“不用客气,您已经谢得足够的了,您是个好心肠的人!可是我也知道人家外国的大教授是不住这种又旧又小的公寓房的!别再提感谢的事了,我把身份证给您老人家送来,是应该的,没有什么可谢的。愿上帝保佑您身体健康!”随着话声,他已跨出大门外。我无言以对,站住了,通过走廊上的玻璃窗,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远的修长的背影,我肃然起敬。大概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心里若有所失。最后看到他完全消失在街角拐弯处。

我木然地站在走廊上,手上拿着我的身份证,两条腿僵直地犹如被钉在地上,呆呆地眺望着看不到的远方,动弹不得,我失去了什么,可又好像心里充实了什么…..

良久,我拖着全然麻木的双腿,走进家门,无所适从。他先找了房管人,又跟房管人一起来找我,目的是想说明他是正大光明的捡到我的身份征的,而不是小偷。我给他两千福林,两千福林算是什么?我是想感谢他?是奖励他?还是想帮助他?……我茫然不知所措…..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他的脸型模样在我的记忆中似乎逐渐模糊,现在如果再看到他,大概不一定能认得出来,然而他的整个形象,整个人品在的我脑中越来越清晰:在他的脏衣服下面包着一个真正的人,一个纯洁的人,一个让人尊敬的人。他心地善良,人品高尚,他本能地用自己保存下来的,已为现代人忘却了的美德来保卫了良好的传统,虽然他被社会遗弃,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忍受着极大的贫穷和困苦。

如今的世道是“金钱至上”,道德败坏,从而产生了不择手段抢夺金钱,也因为“金钱”而侵犯别人的人权。可是他,一个生活无着落的人能抵制这败坏的社会风气的侵袭,没被邪风吹倒,反而在阴暗中闪亮着爱心,把我从失望中拉回来,让我觉得人类的互爱和无私还没有完全绝迹,世界上还存在着比“金钱”更重要的“善心和美德”。也让我感到似乎我也有一个无形的保护网,还有不侵犯我,让我安全生活的人……

丢了一个手提包,无多大价值,而这段经历和感受却不是轻而易得的,是用什么代价也换不来的。

最近去了一次久拉(Gyula)城,我去商店买东西时,看到很多当地人在进商店后,把自己手上提的装满东西的口袋放在商店大门旁边的桌了上,??并没有人看管这些东西,??买了东西以后又拿着自己的口袋出商店,居然没有偷窃的事情发生。我,作为一个被偷窃过的布达佩斯居民来看,简直不可想象,难道这个小城市没有人偷东西?是大城市的风气败坏?还是小城市倒反而保留有优良的社会风气?

报案后一个多月,警察局给我寄来一封挂号信,信的内容是警察局终止侦查我报上去的偷窃案,原因是警察局找不到侦查线索,并说明:若是我有任何线索,可随时报给警察局,他们会继续侦查。我心里想,这样的小案子警察是不会去侦查的,又谈什么终止结案。我报案是请警察局侦查,而不是说在我找到线索以后,再请警察局侦查,对警察局的措施,我原来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当然,重要的是:我去报案是为了补身份证,而不是信任警察局会为我办事。尤其是现在,在取得了宝贵经历之后,更清楚地知道:保护我安全的人,并不是所谓的“公安措施”,也不是所谓的“法律,而是良好的社会风气和遵守道德的人,尊重别人和爱护别人的人。

OO一年三月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