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欧华论坛 自由谈 查看内容

黄育顺博士谈:对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绝不许西方价值观进课堂的感言 ...

2015-9-29 22: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69| 评论: 0|原作者: 黄育顺

摘要: 对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绝不许西方价值观进课堂的感言 黄育顺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2015年1月30日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宣称,中国高校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 ...
对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绝不许西方价值观进课堂的感言   
  黄育顺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2015年1月30日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宣称,中国高校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这番话在中国大陆激起千层浪。
有人说,禁止高校传播西方价值观,是干预大学的学术自由。也有人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也是源于西方。有人指出,要有效禁止传播西方价值观,将意味着更严格的外国书籍审查和网站屏蔽,这无疑是一种倒退。有人在网上舆论批评说:「西方价值观念包涵哪些内容?民主,法治算不算?马克思主义算不算?」曾被官方媒体点名批评的法律学者贺卫方说,可否先规定领导人子女不到西方国家留学?……随后,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社论进行解释,称“西方价值观”确切指的是西方政治价值观。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的言论,其实也应该是中共中央的意思。在服从共产主义思想的主导下,中国十大名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国立武汉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四川大学、湖南大学、浙江大学、厦门大学与深圳大学)还会有学术自由而成为名校吗 ? 还能与世界的名校相比吗?依我看,能与世界名校相比与否,这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并不是重要的。中共领导习近平等人的所鼓吹的中国梦或中华民族复兴,这都是惯例喊喊,有心喊喊,表示中共是爱国的,爱中华民族的,爱中国共产党就是爱国,爱国爱中华民族,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所说的“中国特色”。中共口口声声喊着要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说,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一定要由中国共产党来统治,一党专政才能完成,所以中共的统治中国,应该是千秋万代直到永远,那是理所当然的,是合法的。其实,中共一直以来就想像中国历代的封建王朝一样来统治神州大地。现在中国的学校基本上都要通过思想政治考试,要他们学习马克思列宁思想等,灌输着中国的未来希望,就是要建立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学生们从小就因为学校没有自由的风气而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头脑装的,就是在中共一党统治与领导下,大家为建立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这样中国不但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且还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屹立世界各国之中。这就是中国梦,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复兴,这也就是中国共产党要永远霸治中国,永远不向世界称霸。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不许西方价值观进入课堂,难道他不知道现在世界各国的学生都在学习其他国家的语言与思想文化,以便沟通与交流合作,使自己的国家更加美好。很可能袁贵仁已经意识到作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的共产中国,其实已没有自己的价值观,没有自己的信仰可以贡献给国人,给世界,不能像西方国家,以他们的民主、自由和博爱给百姓,给世界,因此他们很怕这时西方价值观填补了中共思想上的空虚,泛滥整个中国。所以尽量宣传与现代世界政治潮流背道而驰的但能使中共坐稳江山的一党专政的思想。中共不敢面对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及全世界华人慢慢相信“民主与科学”可以救中国的信仰。
中国自鸦片战争失败后,许多先知先觉的知识分子或官员,已经知道西方的船坚炮利,非赶紧向西方学习。这样开启了洋务运动。及至1895年的甲午战争,洋洋大国清朝败给一个向西方学习而在1868年明治维新的亚洲小国日本,中国人到日本或西洋学习的意志更为坚定。1898年的戊戌维新失败后,先进知识分子与官员已坚信要救国,必须到西洋或日本学习西洋的思想文化。这时的先进知识分子纷纷出国留学,要借鉴西方的君主立宪或民主制度来改善清朝的封建体制或推翻清朝。到西洋或到日本去留学的,随着时间推移而愈趋热烈,蔚然成风。1912年,孙中山先生等倡导的中华民国成立,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1919年五四运动的爆发,民主与科学的旗帜高高挂起,势不可挡。这就是先进知识分子与进步的官员研究西洋所得到的结论,是他们的信仰。
中国共产党在中华民国统治中国时代,一直高举民主与科学的旗帜,一直推动学生运动,干扰民国政府。民国政府也一直认为学生运动是共产党发动的运动,常常以打压的手段对付这批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1949年,中共得到统治中国的政权,他们都一直认定学生运动是爱国运动。
但在中共统治神州大地后,他们慢慢地不再大吹大擂地去举行纪念五四运动了,他们要抛弃民主,尽量发展科学,目标是保护共产江山。他们的军队是中共领导的,军队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这是党的军队,而不是国家的军队。从现在民主的观点上看,中共的政权是不合法的。但从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看,如唐朝时是李姓的,宋朝是赵姓的,明朝是朱姓的,清朝是爱新觉罗的等,中共既是统治者,他们的军队,是中共的军队,也自然是国家的军队了。正如唐宋明清的军队,是李,赵,朱与满族爱新觉罗等的军队,在统治者的眼里,这就是他们的军队,也就是国家的军队。所以我们可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历代封建王朝的继续。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是违反中华民国宪法的,就如袁世凯梦想复辟当皇帝时,也不敢不服从孙中山等拟定而经过国会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
现在袁贵仁部长不许西方价值观进课堂,这应该是中共怕谈民主自由,怕说到五四运动推崇的民主自由。现在不大吹大擂去纪念五四运动了,他们甚至把他们一直以来认定的学生运动是爱国运动的观点改口,把1989年的6月4日在天安门的学生运动,定位为暴乱。这种颠三倒四,朝秦暮楚的历史观,真使我们年长的一辈感到莫名其妙。早年信仰的思想,怎麽一到晚年便不是了。这难道是中国共产党使我们是非不明,黑白不分吗?我们似乎也由此得到一点结论:中国共产党是随着自己政党的目标与利益而改变观点与做法的,听从他们的宣传,就是给自己过意不去,找自己的麻烦。记得在中国下岗的知识分子就有这种强烈的受骗感觉。他们从小就一直跟着革命走,一下岗就什么都不是,一无是处,处处破壁,一片茫然。
另一方面,袁贵仁部长的做法,似乎也告诉我们,中共统治中国的历史已进入1900年后晚清的历史。他们也许会来个变法之类的言论,但他们会是真心真意的吗?像他们在国内外抬高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思想的先师孔子,他们真的真心真意要国民向孔子学习吗?我认为他们不会真心真意的。孔子学院不讲孔子思想,而是在宣传中共的意识形态。这个主管孔子学院的总干事许琳接受英国BBC记者访问时,“直认不讳他的部门就是要向外国的学术机构,无论是哥伦比亚大学或史丹福大学,甚至是小区的小学,输出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见华报第77期第3版)。这就说明中国大学要学习的必然课程,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还有更重要的,学校要教导的,是中共篡改的中国历史,极力宣扬那些对中国共产党有利的或宣扬中共的光荣事迹的中国历史。譬如八年抗日战争的胜利功劳,应该是当时统治中国的中华民国蒋介石政府,还是占据陕北一小块土地与盘踞在一些省份的游击根据地的中共?记得“开罗宣言”,是美国总统罗斯福,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蒋中正和英国首相丘吉尔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的1943年11月23日至11月27日,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会议后,在1943年12月1日所发表的对日作战的宣言。这是近代中国第一次以一个大国身份和平等者角色出现在国际高峰会议上,直接参与世界大战的战略决策和战后秩序安排。中华民国在1945年4月25日出席了旧金山会议,在《联合国宪章》上签了字。1945年10月24日,联合国(UNITED NATIONS)正式成立,中华民国成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世界五强。再有,中国的大学会没有西洋课程,没有西方的人文与社会课程,但一定会有西方科学的研究课程,这与富国强兵有关。中国大陆最近几年,不断宣传他们有关武器的科学成就。不了解西方的价值观,并不妨碍中国科学的发展。依中共的语调,中国一定会成为武器盖世的强国,永远不会再受人欺负了,中国站起来了。这样你敢说我们伟大的祖国会是不伟大的吗?会不让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吗?伟大的祖国使你们站起来了,使你们自信,使你们昂头直视,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
   新加坡共和国基本上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建立的国家,他们并没有要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新加坡,但是他们已足够替中华民族争光了。一个仅仅716,7平方公里,2013年人口是539,9万的新加坡,在李光耀等的30年的经营下,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已从第三世界发展到第一世界,从一个发展中国家,转变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之一。人民生活一般上是有房屋,是丰衣足食,享受着来去自由的生活。一个有民主选举制度的新加坡共和国,在外国,几乎大家都觉得新加坡好,如城市干净,治安良好,居民相处和睦,学习环境美好等等。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2014年又再次被英国咨询集团SKYTRAX评为全球最佳机场,这是第五次荣获冠军。人们都以为新加坡的大学特别优秀,在“QS亚洲大学排名2014年”,新加坡国立大学第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第七,香港大学第三,香港科技大学(HKUST)第五,香港中文大学第六。至于共产中国的著名北京大学排名第八,清华大学第十四。在国际关系上,尤其在亚洲地区,新加坡扮演者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连美国都认真地聆听着新加坡领导人,尤其是李光耀父子的言论。美国的重会亚洲,奥巴马总统也肯定李光耀的贡献。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也到新加坡去了解新加坡的成功,亚洲与世界局势等,发表中共永不称霸的声明。这些事,已经可以证明我们海外的炎黄子孙的聪慧与才能,已能昂然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还有,每年海外的炎黄子孙已经把庆祝农历新年的节庆传播到世界各地,让当地人认识与了解中华文化,最终也成为当地的节日。目前,中国大陆上盛行着“让中华文化走出去”的言论,更是幼稚又可笑!四千多万的海外炎黄子孙已在他们远离中华故土到海外去的时候,就肩负着让他们赖以生存的中华文化,在异国他乡艰苦奋斗,创业开拓发展,就已开始传播中华文化了。其实,我们海外炎黄子孙并不需要中国的强大来证明自己什么,相反地,中国经济的强大,脱离百年来的贫穷,这是共产中国国民之幸。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我们的国内同胞在海外的一直不断出现的不文明的行为,不但使他们旅游的国家头痛,却很使我们海外炎黄子孙懊恼,因为我们毕竟是同一个老祖宗,同根生,中国大陆的同胞的不文明行为,不但损害了他们自己的形象,也损害了其他国籍的华人的形象。我们一直在世界上享有的中国“礼仪之邦”的声誉,是被中国共产党所发动的无数的政治斗争与文革而慢慢砸碎了。
新加坡女子乒乓球队2008年第49届世兵赛女团体亚军和2008年北京奥运女团体亚军,两次都是在决赛中负于中国队。2010年5月30日在莫斯科体育场举行的第50届世乒赛女团体的决赛争夺中,新加坡女子乒乓球队主帅冯天薇、王越古的发威,以3:1战胜了由丁宁、刘诗雯领衔的中国队,终结了中国女乒八连冠的辉煌。这支华裔女子乒乓队,同样地给海外的炎黄子孙赢得光荣。我们为她鼓掌,为她骄傲。接着,2015年3月15日,新加坡选手冯天薇在印度斋普尔举行的第28届乒乓球亚洲杯女单决赛中,以4比3战胜中国选手刘诗雯,夺得冠军。
   台湾在国际舞台上,虽没有新加坡共和国的影响力,但他的民主的直选总统与民主制度确是有口皆碑的。这也向世界证明了民主可以在华人社会的土壤生根开花结果。假如中华民国在台湾能不受中国主权的捆绑,能像新加坡共和国一样在国际舞台上活动,相信台湾一定会给中华民族带来更大的荣誉,给世界文化带来更多的贡献。假如中国共产党能向一人一票直选的民主迈进,慢慢改变成民主共产党,如像法国社会党内部慢慢转变而成为有民主基础的社会党,2007年前总统候选人一向由总书记为当然候选人,2007年的法国总统选举开始,左派总统候选人改为由社会党党员选举,再与右派对立党总统候选人直接竞选总统。民主的中国共产党的出现,中国自然能统一,文化的灿烂,灿烂的文化,自然能在世界各国开花结果,对世界思想与文学文化自然会有大贡献。民主的中国共产党的出现,不但可以减少亚洲的紧张局势,至少亚洲再也不会有民主与共产主义的冷战或者战争,而且中国将会像一家人融入到亚洲大家庭里去,中美的交流合作关系将会是自然的,坚固的,和平的。钓鱼岛与琉球群岛,以及南海主权的纠纷,将会和平解决。亚太地区的局势不会变得这么复杂,将会是光明的,和平的。
   散布在世界各国的四千多万的炎黄子孙,在世界政治、医疗、太空、科技与学术等各领域里,出类拔萃的人才,多不胜数。世界各国最著名的、最顶尖的高等学府,都有我华夏子孙在攻读进修博士班与研究,成绩优越。对当地所居国(他们的国家)也尽了他们应尽的责任,做出应有的贡献。获得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每年所期待的国家与个人的最高荣誉成就奖---诺贝尔奖的,总共有12位华人,而其中中国仅占3位。全球的炎黄子孙为他们的杰出同胞的成就与贡献,感到骄傲与光荣。
   纵观目前中国对教育的控制,尤其是打压高校,压迫知识分子,教授与研究工作者,逮捕记者与民主人士,再加上社会上,“权”“钱”当头,贪腐奢侈,崇尚虚名,中华传统道德式微等等,我们对武器盖世的共产中国真会给炎黄子孙带来骄傲与光荣,有所怀疑。我诚挚希望,共产中国能在武器盖世的同时,开始注重中华固有的优良传统文化,尤其是孔孟思想,注重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尽早与世界文化潮流接轨,赢得了文化中国的地位与声誉,赢得世界各国学子的欣赏与尊敬。
我们对中国春秋战国的历史,爱恨交集。我们恨的是战争,我们爱的是当时中国国内列强诸侯在富强国家一统天下(中国)的道统思想下,聆听诸子百家治国统一天下的大道理,这真的是中国从未有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学术文化盛况。现在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大国,中国一定会赢得了文化中国的地位与声誉,盛名赶超唐宋,赢得世界各国学子的欣赏与尊敬。
匆匆下笔,意犹未尽,错误难免,请多多教诲。(黄育顺)2015年3月21日巴黎
 
(该文刊登法国“华报”第78期。今稍增添修正定稿,2015年3月27日巴黎。)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