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欧华论坛 自由谈 查看内容

散文家、油画家林鸣岗谈:肉体膨胀和灵魂空缺

2015-10-7 20: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84| 评论: 0|原作者: 林鸣岗

摘要: 肉体膨胀和灵魂空缺评卢西恩弗洛伊德的绘画巴黎林鸣岗卢西恩弗洛伊德的绘画艺术有点“丑”,甚至“太丑”了。虽然如今的世界,人们早已经不知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了。也许“丑”是人类本身的一部分,但是如此 ...

肉体膨胀和灵魂空缺

评卢西恩弗洛伊德的绘画

巴黎林鸣岗

卢西恩弗洛伊德的绘画艺术有点“丑”,甚至“太丑”了。虽然如今的世界,人们早已经不知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了。也许“丑”是人类本身的一部分,但是如此深入地关注自己和普通人的肉身胴体的艺术家可能不多,他说“我的作品就是我的自传,也是我和四周的问题。”卢西恩?弗洛伊德不带面具,和我们一样喜欢瞪着一双眼睛看这个世界,而且喜欢近距离看东西。遗憾展示的这个世界有点残酷、丑陋,缺乏一点法国人“浪漫诗意”的品味,也缺乏一点中国人的“写意”的朦胧美感。

卢西恩?弗洛伊德的作品早已经见过不少,但是这是一次回顾展,?比度艺术中心为此次展览也费尽心力,展出50多幅精品,这是画家1987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展览了。所以我还是在抵达巴黎的第三天即前往参观立刻登门拜读。天气忽阴忽晴,突然又倾盆大雨。但我还是冒着冰冷的雨水,排着长龙。一进六楼大门,马上就被震撼了。作品尺寸很大,在宽敞和柔和的光线下,视觉效果非常好,看得人很多,多数人都看得很仔细,有的凑得很近,完全像个鉴赏家。他的早期的作品比较写实,细腻。看到《两个植物TWO PLANTE 1977??1980》和《花园》,非常精到的写实技巧。每片叶子,每条根茎交叉在一起,重叠在一堆,但是画家画得井井有条,一丝不苟,乱中有序,艰苦踏实的工作精神跃然在布上,令人肃然起敬。“当代艺术”总是充满太多涂鸦的随意挥抹的东西,如今重新看到这些踏踏实实的、一笔一笔人手描绘出来的“劳动价值”(手工艺术)产生的绘画艺术作品时真有点久违和喜相逢的感觉。我想,具象作品所以长期会那么吸引人,其中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就是:人们通过画家的作品,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认识世界有两条路,一是通过别人的指引,二是自己眼睛的认知。认识和感知这个世界永远是我们喜欢追逐、喜欢探知的本性,不管现在和将来,具象作品具有最大最多的这些功能。其中还有一点,此外它还常常体现了“手工艺术”的“劳动价值”品格,这也是我们所以敬重艺术家的原因及普世认可的价值,也是所以能长期引起我们的感动和共鸣的原因。如今“手工价值”的“架上绘画”已经被“观念”所取代,被无数的“现成品”所取代。人们彻底忘了历史,好像古希腊、古埃及、古罗马、欧洲文艺复兴前后的无数伟大艺术品都没有“观念”,唯而现代人把“现成品”一搬,“观念”就出来了,“艺术”就来临了。这是多么无知的笑话!

弗洛伊德不是唯美主义者,他画英女皇、大老板、贵族、普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很多是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展露胴体,僵硬的两只大腿被莫名其妙地打开了,老人竟非常有兴趣地描绘大腿中的那个东西。我一直认为世界上有许多东西值得艺术家去描绘,也有许多东西不值得我们去细查,给一些东西留点想象的空间吧,我们一定会有更加美好的感觉和憧憬。把我们内心一点敬畏和神秘感留给永恒的伟大的造物主吧,不知天高地厚人是要跌入永不复身的地狱的。难道我们不期望内心的安详与自在吗……

一切都是熟悉的,似曾相识,但在画家的笔下,忽然又成了另类,另一种存在的现实。他的异常明快的色彩,坚实有力的形体是可视的。即使你很不喜欢,甚至恶心、作呕。但是你必须承认,他还是我们当今最好的画家,我们久违的具象写实主义画家,我们重新又回到那种既亲切又陌生的人生旅途之中,在床上、地板上、凳子上或沙发上-----如果说展现的是一具具赤裸裸的人类的胴体,不如说是一堆缺乏灵魂的壳体物件罢了。这位高龄的近90岁的艺术家,他常常迷失了吗?晚年对自己肉体和别人肉体如此关注,到底为什么?

他不赋于了人的尊严与美感吗?他祈求的理想是什么呢?

一切都是为了展现:破画布破纸张破椅子,破沙发,破床褥。人的身上的腿毛、身上的痱子,还有那一堆无法让人细看、令人讨厌的肉瘤、肉块、多余的脂肪、太核突的骨块、下垂的大乳房、臃肿不堪的肌肉等等。人在画里不具思想,画家也不愿多想。只是匆匆忙忙的直视。“他总是靠的很近,很近地观察你的每个细节,每块肌肉,每片骨骼,每条皱纹……”这里决找不到高贵的灵魂,没有神圣的肉体。一个艺术家的重要手段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了,一点也竟然不懂得藏拙和美化。显然,他的追求是对古典精神的调侃和讽刺、嘲弄与鞭打,这里人和躯体是个壳子物件,画家尽情涂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疙疙瘩瘩,干涩、结疤,光滑的美丽的胴体变成泥巴,人转换成另一种陌生的物质了,仿佛很快就会与泥石同化,混成一起了。可是,它还是一个人,明明是一个结实、强壮异常的躯体,只是被什么完全掏空的东西了。即使他和她的某处还会发出一些诱人的光彩。但是整体来看是一具毫无生气的物件罢了,离美太远了。人在这里被否定了,艺术的审美定义也被否定了,那些随意任性的壳体,没有丝毫的神圣和尊严,,也丧失了希望与理念,一切很快如同走向现实的幻化和灭绝。那些异常肥胖的男人、女人,《胖女人》等等他们已经几乎是“物化”的产物了,已经完全变形的或者已经完全失去自我的人们,。真像一对行尸走肉,或像、一具具蜡人。或像一具迷人的精巧的赌局轮盘,只会转动着,但是永远被人操纵着,一不大心陷入就埋葬自我了。难怪法国一份大报干脆评论是次展览为就写上“Paintuer Chair”(肉的绘画),我终于忍不住嘴角挂着一丝宽容的微笑,走开了。

回程的路上,我想起另一个同样著名的英国画家培根。

他们都喜欢画人,培根更是砍头去腿,只留一堆膛开的肉团,更加鲜血淋漓、更加触目惊心。当然,培根技艺太差,完全是个业余的水平。跟大弗洛伊德无法相提并论,但他们有点相同,都直视人的每块肌肉与骨骼,都太关注人身上的那堆肉团,但忘记人的灵魂的找寻与拯救。我又想起,我的十分欣赏的丹麦籍画家奥德(ODD NERDRUM)的作品。他也在苦苦追问人的去处和最后的归宿,虽然没有给我们留下最后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感受到那片土地并不可怕,那些迷失的人儿,还在吟唱,还在歌舞,还在乞讨,还在期盼,也还没变成一具具动物和行尸走肉……

大佛与他的爷爷不同,爷爷喜欢玩心理,挖取“性的潜意识”,把一切都归于“性的本能”,他喜欢琢磨人的内心和梦幻,他喜欢说“你病了”,至于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这样。老佛没有答案,还留下很多疑难。这些只能留给那些思想家、社会学家政治家去徒费笔墨和口舌了。大佛很聪明,他坚决相信自己的直觉眼睛,他不像他爷爷一样拼命玩推理,相反,只注重外表的东西了。他也想剖析自己,多次地赤裸裸的膛露自己的身体,充当自己的模特儿,从年轻俊美的大伙子,一直画到白发苍苍,骨肉变形的糟老头,没有任何情节的人生故事。一个过客,一个稍纵即逝的肉体,如此而已。

大佛是写实的具象的。也因为太过逼视真实,距离太近了,常常得到是一些假象,一只庞然大象的“一只大腿”,反而离真实远了。因为在中国人的眼睛意识里,“不识庐山真面目”反而充满一种诗意和悬念。如果把庐山看得一目了然、巨细无遗,谁还愿意再登一次庐山呢。

一千多年来,欧洲人在上帝的脚下,虽然匍匐前行,但有理想有信仰,也过得安详自在,真善美也还没有被忘记,五百年前的文艺复兴也带来更加尊严与充满希望的日子。可是二十世纪后的今天,“上帝已死”的无限自由的今天,人们反而惶惶不可终日,天都要塌下来了。我们中国人没现代人难得有明确的唯一上帝存在观念,“三教九流”的烟火太旺了,但始终自然缺乏终极的救赎和关怀情怀。几百年来的受人欺辱的历史还历历在目,人们的急功近利,唯利是图,物欲横流又常常令人切齿和心揪,人呀,你要到哪里去?你要干什么?“真善美”真的远离我们人类了吗?我,终于明白一点了,这些一丝不挂的全方位展现自己的人是有缺陷的,不完美的,奇形的,怪异的,病态的,可笑的,空虚的,如同艺术家本人一样。留下遗憾、可叹和伤感,或许也是一种教诲?

欧洲毕竟是文化深厚的大众国,也是油画艺术的中心,至今油画艺术的中心仍在欧洲,这里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深厚的文化传统还在不断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大艺术家和大画家出现。广阔的土壤与众多的群体正是他们艺术萌发的养料,何况艺术是如同一座真正沟通人类心灵的桥梁,自由、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也在一代又一代的影响着各民族的思想,人们也正在这座大桥上相互往来,共同欣赏着那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建造桥梁的艺术家们花费了无数的心力和才能,也因为他们的建造才把我们引入更加灿烂的大路上去,通向光明和希望的未来。

但是我们无可否认,的事实是:我们环视整个欧洲,甚至美洲、亚洲能具有卢西恩?弗洛伊德这样功底的艺术家已经不多,甚至可以说凤毛麟角、屈指可数了。他的坚实的造型能力,亮丽的油画语言,真实的形象,在伟大的西方油画传统里扎根,自觉坚守和捍卫传统中的经典精神,仍然是令人尊敬和佩服的。

可见,传统艺术的许多形式并没有灭绝和消亡。经过百年的“尿盆的洗礼”(杜尚作品“尿盆”,又名“泉”)、经过百年时光的考验和自己眼睛的“思考”,传统决非一钱不值,人们又重新发现了传统艺术的价值和它的永恒的生命力,人们自然越来越热爱它甚至有久别喜重逢的感觉。

遗憾的是,欧洲的具象写实绘画已经衰退,百年来人们热衷于“新艺术”(行为、偶发、观念、包装等等)的开发,“艺术”的定义被已经无限的宽广扩张,肉体膨胀嚣张的同时灵魂则日益萎缩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代表什么呢?但是同样也带来了无限的迷惑和失望那么,作为灵魂产品的“艺术”又应该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伟大的“艺术”?人们还是争论不休,似乎是见仁见智,无法下一个确切的定义。

它重新显得珍贵和充满魅力。

201054日于巴黎

红字多余,可去之。

黑条为修改部分。

大弗画家身份要注明。

文章开头第一大段可删除或放在文章内部中。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