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华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欧华文学会
欧华文学网 首页 学会作品 小 说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双重时间 ――21世纪交接的刹那

2015-10-19 08: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88| 评论: 0|原作者: 林湄

摘要: 双重时间 ――21世纪交接的刹那 林湄时针照常地运转,人心则很激动。宇宙虽然没有脑袋,则有五官与表情;空气没有躯体,则在经历母性子宫洪厚神秘的阵痛。这是一位特殊的新生儿 ...
                             双重时间
                             ――21世纪交接的刹那            
                                     林湄
时针照常地运转,人心则很激动。宇宙虽然没有脑袋,则有五官与表情;空气没有躯体,则在经历母性子宫洪厚神秘的阵痛。
这是一位特殊的新生儿,一切生命体系在等候千载一瞬的到来,看那披戴数码的冠冕。
大地嘻嘻地笑,风变幻无常,或呼呼吹  ,或轻盈飞荡……世间引以为荣的权势、财富、荣耀此时被抛得远远的。于是,我穿梭于颤动的空间,摄取时辰的风景。


我悄悄地拨开窗帘,他依坐在摇转的安乐椅上,对着小镜子抚摸世纪的霜发,须臾,他将镜摔到地上。闭上眼睛,只留着心灵在说话。
是谁将世界四分五裂,建筑各式各样的人生舞台,表演悲喜万状的戏剧,制造种种情绪与感受?
光阴侵入他存在的内体,体现一种苍凉的哲学,它,是静又是动、无形又可见,可爱又可恨,我忍不住说:“快死吧。”
他突然睁开眼睛,将皱纹推到额角,对着我哈哈大笑。“孩子,进来吧,除了你没有谁有兴趣听我的陈述……早晨,晚上;今天;明天,吃药、休息;一切努力均为了那一刻,世界的庄严让我觉得我曾活过――为肉体的存在,思维的波动,也为社会的、政治、战争、民俗而活……人生真有趣,胜败输赢,什么是标准,什么是定义?白人黑人,美与丑均在悲欢、得失、成败中打滚,绕了个大圈子,得到了希望又开始失望,最终还是回归到荒芜。
我忧郁一下,有了耐心。
――记得我年轻时候的美貌、爱情、友情、事业、家庭。为了希望,追求之外还是追求。理想、幸福,日思夜想,夜想日思。
也将希望注入血管为了永恒的和平、友爱与团聚。并与异见搏斗,在历史的车轮下挣扎……不怕威胁、坐牢、流血、殉道,也没有后悔,咳,随着事实与经验才渐渐熟悉政治的本质与道德的圈套,于是,我便忘记世界的存在,此后,只与自己的灵魂对语。世界看着我,有时祝福有时扼杀。我没死,我活着,但我什么都没有,如今,能在此清静孤寂的陌生的楼房已算万幸……但愿……东方也好、西方也好,不要躲在墙角蠢蠢欲动,挑破隐毒的脓疮,抛弃恶意的猜疑……孩子啊,说话吧,你应该咆哮、发怒、呼啸,刮起狂风暴雨,卷席大地……因为――历史是我的也是你的,不能乞求原谅与怜悯,将挽救放在遗忘的伤痕上……”
很久没有看到这样古怪奇特的老人,我现在不希望他死,倒愿意减短我的寿数增添他的年日,愿医生帮助他。


地在颤抖,空气在沸腾,光在恍惶。无月无星也无云,一向寂静的街巷喧闹起来了,风声、叫喊、鞭炮、乐鼓如同庞大的道具,交织成沸沸扬扬的交响乐……
我虽有点累,但不甘寂寞,顶着倦意,注视着我的邻居。
他开了门跨出门槛,却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无论什么地方,多一人少一人无所谓,地球照样运转。
他沿着运河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路,在跳跃的音符里寻思声乐的功能,又在充满气味的空气中想象彩色的图案。他想回家又不想回家,想前进又后退,想说话又沉默,想活在世界又不想属于这世界,想放弃努力又舍不得愿望,他不时耸耸肩膀,仰起头看看深空,希望见到慈祥脸孔的老师,但又不敢正视。
他一生都在怀疑、矛盾、耽搁中度过,他俯身取了一条荆棘将自己绑起来又将它解开。
他无法摆脱自己,便用牙齿咬破嘴唇,指甲扭捏身上的神经,或像罪人静静地站在犯人栏前等待审判和皮鞭。
他健康、精明,是父亲又是儿子,是教师又是学生,为了种种的责任,走过黑暗战胜疲累,终于功成利就,可以喝喝酒、唱唱歌、玩玩女人,不过,现在,也许是天上冠冕上的钻石碧玉太夺目闪亮、庄严的令人可畏,令他惶惑不知所措了。
他终於挺了胸下了决心告诉我――我要脱下假面具作个真正的胜利者,求你帮助我给我力量,让我更新,远离不为人知、隐约可悲的罪恶……
我同情他理解他,虽无法指使,但为他的信任而祝福。时间只对活着的人存在意义,但这个年代,睡者比醒者多,即使醒,没有“悟”也等于白活。
时针一秒一秒地滑过,他有点紧张,拧了烟蒂丢入垃圾筒,不再沉醉外面的热闹和诱惑,告别彩灯,转身回家。
我被他的认真感动了,不由地跳到他的屋顶,悄悄地洒下一道光,屋内顿现一条莹莹的路,在黑暗中闪烁,他跪在光里,告诉墙,他害怕、高兴又紧张,他站、他跪、他飞、他思考、喝香槟、走过来,走过去,换衣服,戴帽子,深怕这一夜过去……
人是宇宙的孩子,光起身拥抱了他。


彩灯缤纷、花球飘飞、鞭炮响滚,人类所能精心设计的花招全部用上了。只有思想喜欢冲击历史的藩篱,在灵魂中跳跃,有人回顾、展望;有人疲倦内疚;有人理智有人感性、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拍拍胸膛问心无愧,有人身处佳境则忐忑不安……而我,喝醉了,扮着五彩奇异的怪脸,跳着滑稽的舞姿,东窜西走,搭车过海,悄悄进入集体结婚的宴会,啊,真迷人,文明,古老;男人、女人,寻找快乐幸福,却是一致的。少女如花似玉青年英俊风趣,一位黄头发、灰头发还是黑头发的年青人见我甚为兴奋,塞给我一张纸。
我走到角落打开一看,原来是篇妙语连珠的广告,句子像夏天的阳光灸手可烫,还有各式图案、数字、符号,我叫了个助手解读,他笑我傻说我笨,最后看看我的眼睛说:“别装蒜。”
我不傻就是理解不透――什么蒸汽、发电、电能、电话时代告一段落了,什么电脑世界令人本位化,它将解构社会,无需男女肌肤之爱、机器喂奶,网上教堂、交友、购物、阅读……什么经贸、传媒、工农业在它面前适存逆亡……
一位助兴人脸色一变,将我抓起往天空一抛,说你也让位吧!
于是,瞬间大厅金碧辉煌,光芒四射。
婚宴正达高潮时,我的眼睛突然被光刺瞎了。正想埋怨,助兴人塞给我一付眼镜叫我套在头顶,咦,不仅看得见前面还看得见后面。
没有人同情我,大家都在驱赶我,讥笑我,夜鸟,树林,泉水皆沉默了。我因将被遗弃感到悲哀,心想,历史是人还是路,到底是人做路还是路引人?
“当,当,当!”“轰隆隆!”“哇啦哈约”!美妙的钟声与轰隆的炮响如母亲腹中婴儿滑落而出,发出奇特的声音,是哭是喊,是音符是声乐,无人在乎,反正是一种佳音――人性梦幻的乐声。


地上石头纷纷飞滚,树叶相互接吻,风敲着每一户人家窗户,云朵在天空开花,星星洒着香槟,月亮披着光圈,星球共颤,天地生辉……多么美好啊,生命是火花,希望是鞭子,时间则是一位孩子,在双重时间交接的刹那,我则举着照相机,于是,有人用力一挥摔丢了我的相机,胶卷脱飞而出倒挂在被火花触焦的树枝上――老人已死,中年在求助,青年人已跳出菲林,迎接他的千禧儿。
写于欧洲  1999年12月31日

 
 
 
作者授权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其他媒体未经作者同意,一律不得转载。

欧华文学网  

Powered by 欧华文学会

© 2001-2012 欧华文学会

回顶部